返回

我真不是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你来啊?我就站在这里,你来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花独秀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风一样的男子”。
    没错,此时此刻,他就是“风一样的男子”!
    快如一阵风,艳丽的衣角犹如惊鸿,他是如此惊艳,将所有人的眼睛照亮。
    花独秀立刻施展出“迷踪·九霄”绝技,一点都不铺垫,一点都不收敛。
    一点都不尊老爱幼。
    手中桃木剑全力刺向老者!
    “什么!”
    老者大吃一惊,宋清峥等人同样大吃一惊!
    花独秀不是内力耗尽,不是疲累不堪了么?
    他怎么还能如此之快,如此之妖?
    难道刚才都是在演戏?
    花独秀当然不是在演戏,他刚才真的是累。
    但施展“迷踪·九霄”,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喝杯凉茶那么简单。
    宋清峥等人以为花独秀若要施展“魔流叱风痕”这种天下顶级绝技,必然要付出极大精力和损耗,绝不容易。
    其实不然。
    因为花独秀已经触摸到“魔流叱风痕”的圆满境界,而“迷踪·九霄”只不过是入门境界的招式而已。
    入门,小成,大成,圆满。
    难吗?
    对你们芸芸众生来说是千难万难。
    对我花独秀如此天纵之才,真的不难。
    老者眼前立刻涌现出漫天身影,漫天剑影,他的眼神完全跟不上花独秀的动作,更不要说他的身体!
    双掌翻飞,但无力抵挡。
    “嗡……!”
    一阵细弱蚊鸣的震动声,花独秀终于一剑刺到老者双目之间,停住了绝美的身姿。
    老者干瘦的身子微颤,不敢置信的看着距离他双目只有不足一寸的剑尖。
    暗红色桃木制成的木剑,表面亮滑,甚至隐隐泛着瓷器的光泽。
    那是因为花独秀数年的抚摸。
    老者白鬓滑下一道汗珠。
    花独秀收剑,轻声道:“老伯,你败了。”
    老者闻声身子又是一震,无言的点点头。
    “魔流府身法,果然惊世骇俗。天下第一,当之无愧,当之无愧。”
    老者默默道,“老夫,心服口服……”
    不等他人说话,老者默默下场,身形甚是萧索。
    花独秀看了老者背影一眼,隐隐有一丝不忍。
    花独秀内心挺喜欢这个沉默寡言的老者,尤其是他坦然承认失败,一点不咬牙切齿,不惹人讨厌。
    真想跟他说一声,抱歉。
    但他没有选择。
    不是因为彼此是敌我关系,必须斗争到底。
    而是因为我花独秀实在是太优秀了,但凡我认真一点,真实实力展露一点,难免要打击到别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我也没办法啊!
    就像再傲娇的狗子,当它见到下山的猛虎时,自然而然的就会萎掉。
    老虎有错吗?
    没错。
    狗子有错吗?
    也没错。
    只能怪造物主,让天纵之才跟芸芸众生有如此之大的差别。
    怪我太优秀啊!
    花独秀内心一声叹息,长身而立。他虽年轻,但此刻竟有一种大师风范。
    花钱含笑点头:秀儿这三年果然尽得魔流身法精髓。
    沈利嘉高兴的手舞足蹈:“姐夫,你最棒!姐夫,棒棒棒!”
    花氏镖局众镖头面面相觑:少掌柜竟然如此厉害!
    只要抢夺了今年的赋税押解镖约,趁势反击,花氏镖局肯定能一扫颓势,未来会更加辉煌啊!
    与此相反,神威镖局众人脸色全都难看到了极点。
    就算是个傻子,现在也看得出花独秀的真实实力了。
    这小子,藏得很深啊!
    花独秀淡淡看向宋清峥。
    饶是宋清峥位高权重,涵养极好,此刻也有些按捺不住。
    “花独秀,你耍我们?”
    花独秀摇摇头:“宋大掌柜,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
    宋清峥道:“好,我不跟你废话。怎么着,第三场你还要打?”
    花独秀道:“刚才已经订好规则,我能打第二场,当然也能打第三场。”
    “我就站在这里,宋大掌柜,虽然你们连败两场,但后面还有三场比试。只要能连赢后面三场,今天竞标的胜者依旧是你们。”
    花独秀微微一笑,明明十分帅气阳光的绝美脸庞,但宋清峥看在眼里,怎么看怎么欠揍!
    那脸上分明就写着:你来啊,你来啊?
    我就站在这里,有种你来打我啊?
    不服来干啊?
    花独秀潇洒的甩甩衣袖,向面无表情的黎城主拱手道:
    “城主大人,后面三场,还比吗?”
    黎城主道:“自然是比的。”
 

第十八章 你来啊?我就站在这里,你来啊?(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