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不是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零一章 幻化,无限幻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花独秀真的是吓得不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紫爷爷怎么会在这里?
    真的是白日做梦了么?
    啊,不对,现在外面现实世界是夜里,难道我睡着了?在梦里梦见紫爷爷了?
    花独秀瞪着紫帽老者,紫帽老者也瞪着花独秀。
    花独秀吞吞口水,说:“紫,紫爷爷,您怎么在这啊?”
    难道紫帽老者手里也有一个地图残片,而地图残片内的灵异世界是相通的?
    所以他俩才会在此相遇?
    那就太诡异了,说不定一会儿还能碰到小黑蛋呢。
    不管怎样,按照花独秀设想,紫帽老者跟自己算得上是亲人,分开这么多天,他总应该跟自己打个招呼吧?
    果然,紫帽老者开口了。
    “你好。”
    花独秀蒙了。
    还真的打招呼了?
    这算什么打招呼?
    一点都不走心啊!
    紫爷爷不该关切的问一句,秀儿,你平安回到破魔城了吗?
    又果然,面前紫帽老者的脸上立刻变成关切神色,说:“秀儿,你平安回到破魔城了吗?”
    花独秀:“……”
    敢情这位紫帽老者是自己脑海里幻想出来的吗?
    我想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
    那我想让他做什么呢?
    花独秀眼神一动,紫帽老者忽然笑哈哈的走上前来,大大方方的拍了拍花独秀的肩膀:
    “秀儿,不错不错,你真是老夫平生仅见的练武天才!”
    “你不但是整个纪宗,不,是整个漠北界最帅气的青年,还神采奕奕,温文尔雅,气质卓然,甚至为了老夫和念泽甘愿背负压力,一举夺得武道大会第一,让整个漠北武林同僚都跟着你高喊‘纪宗万岁’,老夫活了七十年真的就没见过像你这么优秀的男子,能收到你这么好的徒弟,我真是睡觉都能笑醒啊……”
    紫帽老者夸张的大夸特夸,花独秀无限满足,满脸都是欢乐的神态。
    如果紫帽老者真能看到这一幕,怕不是要吐血而死?
    花独秀眼神一动,紫帽老者夸张的表情立刻凝住,话音也戛然而止。
    花独秀眼神又一动,纪念泽凭空出现。
    纪念泽恶狠狠的瞪了花独秀一眼,说道:“你个招人喜欢的天下第一美男子,看什么看!”
    花独秀点了点头,暗道,原来如此,只要我脑中想象,立刻就能在这里幻化出人物来。
    甚至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都能完全按照我的幻想来执行。
    哎呦,这就有意思了啊?
    那岂不是我想见谁就见谁,我想跟谁聊天就跟谁聊天,我想跟谁聊什么他就陪我聊什么?
    想到这,花独秀忽然表情一僵。
    他想到了一个曾经困扰他许久的事。
    花独秀脸色开始变得惨白起来,身子忍不住有点颤抖。
    他拼命控制自己不要乱想,可是知道了两块兽皮残片可以按照自己意愿真实幻化出人物,他忍不住的就要往那上面去向。
    果然(咦,为什么又是‘又’?),面前的紫帽老者和纪念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瘦小纤弱的身影。
    这是一个年龄十四岁的少女的身影。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的这么精确,因为花独秀记得太清楚了。
    就是在他十四岁,也是面前这个女孩十四岁的那一年的某一天,他失去了她。
    这是花独秀多少年都难以摆脱的噩梦。
    没错,眼前之人,正是沈清月。
    花独秀身子越抖越厉害,后背已经完全湿透了,偏偏他还全身僵硬,一动不能动,只能直勾勾的看着一丈远背对着他的女孩。
    这个女孩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
    那么的亲切。
    在花独秀七岁时,老爹花钱押镖外出,跟烟雨郡最凶恶的山贼势力黑风寨大打出手。
    那一战,无论是花氏镖局还是黑风寨,都死伤惨重。
    最终,花钱和黑风寨大当家沈风大战数百回合,从山脚打到了山顶,从山顶打到了林中,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没人知道他俩谁赢了,但很多人都说,一定是花钱赢了。
    因为当他俩从林中出来,找到山脚还在大战的兄弟们时,沈风已经喊花钱为兄,花钱喊沈风为弟了。
    谁也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总之,山大王沈风带着一家老小和小半数的土匪下了山,随花氏镖局在神泉城落户从良,做起了生意人。
    也就是从那时起起,沈风的女儿沈清月与花钱的独子花独秀成了青梅竹马的玩伴,沈风的儿子沈利嘉成了花独秀的跟班小弟。
    甚至两家还定下娃娃亲,约定等花独秀和沈清月长大后结为夫妻,两家亲上加亲。
    可惜,七年之后,发生了那件惊悚又疑点重重的事。
    花独秀和沈清月双双跌进花氏祖宅的深井里,沈清月溺亡,花独秀失去了那段记忆。
    也就是在那之后,花独秀郁郁寡欢,整个人都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数个月之后,花钱想让花独秀换一个环境,便把他送到破魔城魔流府,而沈利嘉则被沈风送到了更远的漠北。
    再往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花独秀做了三年的噩梦,每每从梦中吓醒,看到的那一幕便是眼前的景象。
    一个十四岁的女孩,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背对着他。
    花独秀呼吸越来越重。
    眼前之人曾经是他朝夕相处的未婚妻,是他心里最在乎的人,甚至比爹妈都要在乎的人

第三零一章 幻化,无限幻化!(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