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求生欲很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瞿有贵!你……你……你跟她……已经有孩子了?!”萧芳华忍不住低叫出声,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瞿有贵也算有急智,立即板着脸朝萧芳华吼道:“你那是什么话?!快把你的龌龊念头收一收!”

    “我妹子动了胎气而已,我什么时候说过是我的孩子?!”

    说着,他扭头又瞪了戴美韵一眼。

    戴美韵被吓得不敢再多说话,只好讪讪地低下头,可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萧芳华气得直喘气,只觉得瞿有贵把自己当傻子糊弄。

    可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果让家里父母知道了,他们是不是要对自己更失望了……

    她打了个寒战,手里的拳头握得更紧,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喃喃地说:“……不是你的孩子?真的不是你的孩子?”

    “当然不是!”瞿有贵理直气壮挺直腰杆,“我说不是就不是!你别把什么乱七八糟的脏水都往我身上泼!”

    萧芳华的下唇咬得更紧,有点动摇的样子。

    温一诺看不过去了,扶着萧芳华的胳膊,暗暗责备地看她一眼,抬眸对瞿有贵淡声说:“哦,瞿先生,原来不是你孩子啊?——那你是喜当爹了?”

    瞿有贵刚听前半句,还忙不迭地点头,“不是不是……”

    继而听见温一诺说他“喜当爹”,这是在骂他戴绿帽呢!

    怎么可以忍?!

    可是说话的人是温一诺,她还有个舅舅是张风起,真是不想忍也得忍。

    特别是张风起,是他们江城赫赫有名的“大天师”,很多达官贵人的座上客。

    惹不起惹不起。

    他只好讪讪地扯出一个比萧芳华现在的表情还难看的笑容,“是一诺啊……这事儿比较复杂,你就别瞎掺和了……”

    这是在警告温一诺别多管闲事。

    刚才瞿有贵对萧芳华又打又骂又忽悠,张风起还能冷眼旁观。

    可是瞿有贵对温一诺指桑骂槐,张风起就不能忍了。

    他大步上前,一把将瞿有贵的另一条胳膊也叉了起来举着,怒吼道:“你说谁瞎掺和?我看你是想死!我们一诺说你喜当爹,就是喜当爹!不服去验DNA啊!”

    瞿有贵心里一惊,立刻又去看萧芳华。

    他刚才还想把这件事糊弄过去,死不承认是自己的,等戴美韵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可如果要验DNA,那还瞒个屁啊!

    温一诺看着瞿有贵被两个高大男人一人一边架着胳膊举在半空中,就跟上绞刑架似的,忍不住想笑,拍手说:“萧姐姐,我大舅说得对,这孩子是谁的,瞎比比是没用的,直接去医院验DNA。”

    “什么年代了,还能指鹿为马说是谁的就是谁的啊?——这是没接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还是故意欺负人啊!”

    戴美韵一听要验DNA,心里暗暗高兴,连忙在一旁做出委屈的样子,着急地对瞿有贵说:“有贵哥,这孩子是谁的,你还不知道吗?我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男人,我跟你的时候,可还是处……”

    戴美韵都这么说了,萧芳华不可能再自欺欺人。

    她闭了闭眼,手里的拳头松了又紧,低声说:“那好,我们明天去医院验DNA。市医院妇产科的刘大夫是我大姨……”

    瞿有贵实在没想到萧芳华还能硬气到这个份上。

    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她,朝叉着他胳膊的两个男人深吸一口气,说:“两位能先把我的胳膊放下吗?我跟芳华说两句话。”

    萧裔远和张风起对视一眼,都松了手。

    瞿有贵揉着自己的胳膊,皱着眉头对萧芳华说:“既然你看见了,我也不说什么了。本来想等到过了年再跟你摊牌,但是你欺人太甚,就别怪我不讲情面!”

    “情面?你先跟小三搞出私生子,再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我姐姐,你这还是留了情面?如果没留情面,你是要杀人啊!”

    萧裔远比萧芳华小七岁,从小几乎是姐姐带大的,对这个姐姐非常敬重友爱。

    姐姐在他面前被欺负成这样,他这个做弟弟不狠揍对方一番都说不过去了。

    萧裔远板着脸捋起袖子。

    萧芳华却已经被弟弟感动得热泪盈眶。

    “阿远,你别脏了自己的手。”萧芳华忙拉住他,扭头对瞿有贵息事宁人地说:“快过年了,大家都很忙。既然这件事已经这样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过了年,等民政局开始办公,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瞿有贵本来是打算等生了孩子再摊牌,现在他还在跟律师商议分家产的最佳方案。

    可惜戴美韵把这件事捅得太早了,他的计划得变。

第5章 求生欲很强(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