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为谁辛苦为谁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张风起一回复,那道问题下面的人唰地一下多了起来。

    猫咪爱吃鱼:【答主威武!是真天师?!】。

    带带二师兄:【……跪了。答主你太灵了!不是托吧……】。

    嘟嘟滴:【天师比律师还强?强势围观!】。

    眼看他在知乎上的粉丝也涨了起来,张风起笑得超有范,手指在手机上在打字的时候,都快翘出兰花指了。

    新时代大天师:【各位善信捧场,今天本大天师有空,正好遇到了,也算是有缘,不出手不合我道家风范】。

    新时代大天师:【题主知乎名“鸟上瑞目生”,是新注册的名字,第一个问题就是问离婚让老婆净身出户的良辰吉日】。

    新时代大天师:【这说明题主要改变婚姻状况的心很急切。鸟上生目,说明只看得见下半身,题主肯定出轨了。瑞目生,这个词充满了生殖气息,说明题主不仅出轨而且搞出“人命”】。

    新时代大天师:【题主又自曝属鼠,火鼠。丙属火,题主丙子年出生,本来命是很好的,应该聪明伶俐,文武双全,如果夫妻和顺,还有益财之命】。

    新时代大天师:【可偏偏题主说要“净身出户”的老婆也是同一生肖,则也是火鼠】。

    新时代大天师:【女火鼠比男火鼠要旺,有晚福,而且火鼠女如果贤良淑德,还会有旺夫之命】。

    新时代大天师:【题主将旺夫的妻子推出家门,已经破坏了自己的财运。外遇生子,则败官运。在网络上不知廉耻自曝其短,败晚年运。三运齐衰,题主你自求多福】。

    张风起神清气爽敲完最后两个字,满意地举起手机看了看,像是在欣赏什么绝世名画。

    温一诺回自己房间换了家居服出来,看见大舅这幅模样,就知道他又上微博或者知乎装大尾巴狼去了。

    “大舅,又给谁开解人生迷津了?”温一诺好奇地在他身边坐下,跟着瞥向他的手机。

    张风起也不瞒她,把手机递过去:“你看,我说得对不对?”

    温一诺就着张风起的手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噗嗤一声笑起来,摆着手说:“大舅,我可不具备从‘鸟生目’三个字就看出男人搞外遇生私生子这种本事。这是我的知识盲区,我可没法评判您的对错!”

    “在我面前装什么装?”张风起敲了她的脑门一下,悄声说:“你当我没看见你在微博上用小号骂渣男‘敲你妈’?”

    温一诺:“……”

    很快脸红了,继而恼羞成怒将张风起的手机推开:“大舅,我还是个未成年的宝宝,侵犯我的个人隐私会让我心理不健康继而报复社会的!”

    说着,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玩吃鸡,给自己澎湃的心情压压惊。

    张风起切了一声,“你已经十九岁了,是个成熟的大人了,还跟我装未成年,当我不会数数吗?”

    楼下厨房的门打开了,一股高丽参炖鸡的清香悄悄飘了出来。

    温一诺的妈妈温燕归在厨房里扬声说:“一诺,收拾餐桌,准备吃晚饭了。”

    温一诺正打得紧张,头也不抬地说:“大舅您去收拾吧。”

    张风起美滋滋看着自己在知乎涨的粉,并不想去收拾餐桌,架着二郎腿慢悠悠地说:“你妈叫你呢,你干嘛不去啊?”

    “我在玩吃鸡儿呢。”温一诺为了讨好张风起,有意说起北方儿化韵。

    张风起最近特迷《野狼Disco》,迷到跟着手机学东北话。

    不过听温一诺这么说,他哈哈哈哈差点笑岔气,指着她的脑袋大着舌头说:“一诺你索玩吃鸡就吃鸡,干嘛加个‘儿’?”

    “你索你在玩吃鸡儿那是会被举报的,懂伐?”

    这套路太骚了。

    温一诺不妨被闪了一下腰,手一抖马上落地成盒,成了盒子精。

    她放下手机,瞪着

第9章 为谁辛苦为谁甜(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