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实红和顶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张风起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看着萧裔远的八字,想了一会儿,才给他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张叔】:【阿远,你的八字是这个吗?】。

    他把牛太太给他的八字发给了萧裔远。

    萧裔远正好在看手机,瞥了一眼,回复道:【……我妈找人算的,是这个】。

    张风起:“……”

    这可真有意思。

    ……

    牛太太彻底被张风起说傻了。

    她愣了半天,才把张风起那四句话写下来。

    再看手机,大天师已经挂电话了。

    她顾不得再去问张风起,赶紧拿着合八字的四句话去找牛大年。

    “老牛,你看看张大天师给子馨和萧裔远合的八字。你说我们到底信不信啊?”牛太太一边说,一边把写着那四句话的小纸条放到牛大年面前。

    牛大年戴上老花眼镜,将纸条拿远了眯着眼睛看。

    “男木女水吉利翁,一世顺遂劲如松,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这不挺好吗?”牛大年呵呵笑了,“一世顺遂,多好啊!”

    “是啊,张大天师说,他俩在一起是一辈子都好,可是……”牛太太四下看了看,确定女儿不在附近,才凑到牛大年耳边说:“张大天师还说,他俩运道都很好,合在一起更好,是‘福窝’,会从身边的人那里吸取运势,包括财运!”

    “所以他俩要在一起,对他俩好,可是咱家生意,就要倒霉了!”

    牛大年心里一哆嗦,“……你说什么?!咱家的生意?!张大天师怎么知道的?!”

    牛太太:“……”

    这情况不对啊。

    她狐疑看着牛大年:“……你怎么了?张大天师只是合一下八字,子馨和萧裔远还没在一起呢,哪里就影响到我们家的生意了?”

    牛大年唰地一下站起来,激动地在书房来回走了几步,琢磨了一会儿,背着手,狠狠点头:“这张大天师,还真是名不虚传!有两把刷子!”

    牛太太:“……”

    她完全不明白了,皱起眉头,拉长脸瞪了牛大年一眼:“你赶紧说清楚,到底怎么了?!”

    “……你不记得了?上半年咱们家生意不太顺,我还专门去省城请了个高人看了一下,然后听从高人的意思,将咱们的厂房漆成了淡蓝色。”牛大年神秘兮兮地说,还把手机拿出来,给牛太太看。

    牛太太瞥了一眼,撇嘴说:“我当然知道啊,高人不是说,水能聚财,所以涂成蓝色,可以聚财吗?”

    大海的颜色就是蓝色。

    天下的水哪里最多?——当然是大海。

    牛大年一拍大腿:“高人确实是这么说的!可是,实话跟你说,自从咱们的厂房涂成淡蓝色,咱们的生意就更差劲了……”

    牛太太更迷糊了,“……那高人怎么说?他收了钱,不干人事啊!”

    “我刚才就在给这个高人打电话。他居然不理我,只让他的助手敷衍我!”牛大年气咻咻地拿出烟斗和雪茄,点燃抽了起来。

    牛太太用手在面前摆了摆,企图驱散面前的烟雾,很不高兴地说:“……我记得你花了五十万请的高人……那现在怎么办?!”

    牛大年在茶几的烟灰缸里敲了敲烟斗,摸着光秃秃的头顶想了一会儿,说:“那个高人以后找他算账。我要去见见张风起。之前只听说他看阳宅风水,是

第18章 实红和顶流(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