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4章 道法自然(第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温一诺说完,小心翼翼地抬头,飞快地瞅了老道士一眼。

    她是咬牙说出这句话的,而且说出来就有些后悔了。

    可是老道士却还是那副慈祥和蔼的模样,点了点头说:“……那就离吧。”

    温一诺:“……”

    她不满地嘟哝:“……您都不劝我?不都是劝和不劝离吗?”

    人有时候在气愤的时候说出某句话,并不是表示自己的决心,而是一种试探,在等待有人认可,或者否决。

    这样才会心安一些。

    老道士呵呵一笑,“我干嘛要劝和不劝离?就你们那匆匆忙忙的领证,也叫结婚?再说道法自然,修道之人讲究的是顺性而为。不要勉强自己,才是正道。”

    温一诺:“……”

    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她若有所思。

    老道士垂眸,仔细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做夫妻也是要讲缘份的。”

    “缘份不够,强求也是枉然。”

    “一诺,我只希望你在做决定的时候,想的是他本人,而不是他的那些身外之物,比如他的家世背景,钱财地位等等。”

    “如果你想清楚,让你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他本人,那我支持你。”

    “其实做人这辈子,真正能自己做主的时候不到五十年,何必委屈自己呢?过的高兴不好吗?”

    温一诺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在她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她烦躁不安的心情反而平复了许多。

    好像这些天的不适,一直在等着这样的解药。

    老道士继续说:“老道我这辈子真的没谈过恋爱,也没喜欢过谁,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真的帮不了你。”

    “但是你可以问问自己几个问题。”

    “你跟他离婚之后,还会来往吗?还会做朋友吗?还能相逢一笑泯恩仇吗?”

    “如果答案全是不,那你绝对可以离婚。”

    温一诺明白了。

    她小声说:“其实我以前是没打算嫁给阿远的。我爸说过爱情会消失,所以我打算跟他做一辈子最亲密的好朋友。”

    “现在我结婚之后才发现,这个决定既自私,又膈应别人。”

    “将心比心,如果阿远现在有个最亲密的女性朋友,我可能已经拿刀把他们俩都杀了。”

    “现在我想离婚,最大原因就是受不了他在有关别的女人的事情上,骗我。”

    “可能他只是不想我多心,但这种无意的隐瞒,才是最致命的。”

    “爱情有排他性,爱情容不得半点偏移和犹豫。”

    “当他下意识隐瞒我的时候,爱情已经变质了。”

    “所以我跟他离婚,当然是朋友都没得做。”

    “也许别的夫妻离婚,是两人的感情都消磨干净了,各自退一步,做朋友也挺好的。”

    “可是我不想。在我这里,就像关上了一扇门,抹去了一道程序,撤掉了退路,而不是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老道士微怔,低头看了看温一诺,“既然你都想清楚了,干嘛还要问我?一诺,你已经是大人了,应该学着自己做决定。”

    “当然,也要想清楚这个决定的后果,你能承受吗?”

    温一诺点了点头,“当然能。”

    老道士笑了一下,“那以后萧裔远如果跟别的女人恋爱,结婚,你能接受?”

    温一诺迟疑了一下,还是倔强地说:“我说了,跟他离婚之后,不会继续来往,也不会做朋友。他不管跟哪个女人恋爱结婚,我都不想知道!”

    “小鸵鸟一只。”老道士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着说:“行了,你想做就去做,听从自己的心。不折腾一下,你是不会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是怎么样的。”

    从老道士那里得到启示,温一诺第二天一大早早饭都没吃,就开车来到萧裔远的三居室。

    她拿出手机看了看萧裔远的位置,发现他居然不在家里。

    这是在那个氧吧里待了一夜?

    也不怕醉氧……

    温一诺嘀咕着,自己上楼,拿出钥匙,打开萧裔远的那套三居室。

    她找到萧裔远的那份结婚证和户口本,带着自己的结婚证和户口本,离开萧裔远的家,来到他们曾经登记领证的那个民政局外面。

    她给萧裔远发了条微信:你来民政局,我们离婚。

    ……

    萧裔远昨天晚上确实在氧吧跟冒兰和沈召南谈了一晚上。

    从西方的技术进步,到东方的急起直追,再到西方对东方任何技术萌芽状态的绞杀。

    以前西方对东方技术进步都是用软刀子杀人,比如西方大公司对东方小公司的收购,然后将东方的新技术要么收为己用,要么束之高阁。

    现在东方的小公司成长起来,从国家到民间,都对西方公司的收购行为保持警惕,他们不能再用软刀子对付,手段越来越激烈。

    萧裔远这次面对的,是在法律层面的较量。

    沈召南对这件事感兴趣,也是因为萧裔远显露的技术天赋,极为难得。

    他们沈氏财团是以投行为主要业务,他们在有意识培养自己国家的“独角兽”公司。

    三个人兴致勃勃,都没注意到沈如宝已经靠在沈召南肩膀上睡着了。

    沈召南把她放到包厢里面的一张休息床上,然后出来继续聊天。

    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他们才谈了初步合作协议。

    “阿远,我回去让沈投法务部的人拟个章程,收购你公司的一部分干股,算是对你的初步支持。”沈召南和他握了握手,经过一夜长谈,跟他已经很熟稔了,连称呼都从萧总,换成了阿远。

    萧裔远不是自来熟的人,但他也没必要纠正别人的称呼,笑着说:“谢谢沈总援手,我过几天会出国一趟,还要联系一下那边的律师,实地考察一下最好。”

    沈召南笑着说:“如果要告对方公司,你要找的律师可得谨慎,一不小心找个内奸,到时候把你的筹码全一五一十卖给对方公司,你可哭都没处哭。”

    萧裔远愕然,“还有这回事?但是他们是我请的律师,难道他们不顾律师操守准则了吗?!这会被吊销律师执照的吧?”

    那个西方某大国,不是最遵守“契约精神”吗?

    沈召南笑着摇头,“当然不会。你是外国人,他们有十几个国家安全法案,就是针对你这种情况的。”

    “在本国人和外国人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哪怕是法庭上的法官,都能做出偏向本国人的判定,更别说一个小小的律师。”

    “他出卖你之后,如果是跟国家安全相关,那么根据国家安全法案,他不用承担任何法律后果,反而会以为国家利益做贡献为宣传口号,在国内捞取政治资本,为从政做准备。”

    “你放心,你这个技术,他们肯定最后会炒作成国家安全相关。”

    “而那个国家的政客,绝大部分都是律师出身。你明白了吗?”

    萧裔远对国际政治确实不明白,他的所有精力和智商,都点在人工智能方面。

    他几乎吓出一身冷汗,立刻断绝了找岑春言联系那个国家知名知识产权律师的念头。

    “那我只能从国内找代表律师了?可是我们国家的律师也能在国外出庭?”

    沈召南说:“我们国家的律师也有国外的执照,可以出庭,但是要找到语言上特别精通的,也不容易。不过只要去找,还是能找到的。”

    冒兰立刻说:“我认识几个这方

第414章 道法自然(第二更)(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