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小富靠运,大富靠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临近春节,中南省下属的三线城市江城郊外一片寂静。

    这里的冬夜寒浸浸的,空气似乎冷到静止,风不大,但是偶尔晃动的枝丫就能让人感到冰寒刺骨。

    没多久,一队极为气派低调的黑色越野车打着明晃晃的车灯,如同长龙由远及近,整齐划一地在郊外一处马路旁停下来。

    一群穿着黑色羊毛西装的男人陆陆续续从车里下来,恭恭敬敬站在马路边上。

    过了一会儿,车队里最后那辆大切诺基的车门缓缓推开,一个年轻女子裹着长到脚踝的黑色厚羽绒服,轻快地从车里跳下来。

    她一只手拎着盏造型古朴的小灯笼,下了车,扑面而来的寒气让她下意识抬起另一只手,抚了抚头上黑紫色貂毛翻毛小皮帽子。

    那群穿着黑西装的男人马上对她露出和善的笑容,纷纷打招呼:“温小天师一路还好吗?”

    有人探头看向她背后那辆宽阔无比的切诺基,追着问:“张大天师呢?张大天师也来了吧?”

    温一诺没说话,身形优美地站着,神情高冷的让到一旁。

    车门再次推开,一个身材高壮到有些胖的男人,威严地从车里走下来。

    和那些西装男不同,他穿着一身复古黑色长袍,站在地上如同一尊高塔。

    又一阵寒风吹过来,枯枝萧索,天上的月色恰好被云层遮挡。

    温一诺被冷风一浸,差一点哆嗦,恨不得把手伸到自己的小灯笼里烤一烤。

    不过她也知道没什么卵用,因为那小灯笼里其实装的是太阳能LED灯管,当然在象牙色厚灯笼纸的围绕下,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只露出一圈晕黄的光,跟天上被浮云遮掩的月色相映成趣,照着这行人。

    虽然手上也戴着同色内貂外皮的手套,可是冰冷的风还是无孔不入,将她的貂皮手套生生冻成一件冰雕艺术品。

    温一诺颤抖着胳膊,轻轻吐出一口气,感受着什么叫“呵气成霜”。

    中南省的冬天,就像一个脾气古怪的绣娘,大多数时候都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绣花,没什么存在感。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疯,抽冷子似地用针扎你几下。

    那冷带着湿气,一直往骨头缝里钻。

    真要比起来,中南省的人是最耐寒的,北方人和南方人都没法比。

    温一诺是地道的江城人,不过她没出息,就没习惯过这里的冬天。

    此时高壮到胖的男人挺起胸膛,不动声色站在温一诺前面,恰好将突如其来的寒风给挡住了。

    大冷天的,这男人那一身黑得极正的长袍看起来也非常厚实,脖领子处有黑色貂绒翻出来,将他整张脸几乎都包裹起来了

    夜色这么黑,他除了戴着一顶呢绒礼帽,居然还戴着一副遮住半张脸的墨镜。

    抬头看人的时候,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下了车,也不急着走,就站在马路牙子边上枯黄的草丛里,手里拿着一根半人高的藤杖拄在身旁,四平八稳,八风不动的架势。

    一个身材略矮的瘦削男人从背后跑上来,对着温一诺身边的男人做了个手势,极谄媚地说:“张大天师,您这边请。”

    高壮男人略点了点头,才矜持地举步往前走去。

    他个子高,虽然走得慢,但一步迈出去,步伐还是挺大的。

    温一诺赶紧默不作声拎着小灯笼走在他身旁。

    一路往前,两人没有说话。

    但是后面跟着那群黑西装男人一直指着前面两人窃窃私语。

    “……这就是罗老板花了大价钱请来的大天师张风起?”

    “就是他,听说价钱比泰国那个高僧还贵一倍!”

    “啧啧,本省的天师里面,最出名就这个吧?”

    “嗯呐,据说是天师道第七十八代嫡系真传人,享誉海内外,中南头一份!”

    “何止啊……听说张大天师一年只接五单生意,还有很多忌讳呢!”

    “肯定多啊!你见过哪个风水先生看风水非要在晚上看?又不是看阴宅!”

    “你懂个屁!人家是大天师!大天师懂不?!什么风水先生!——天师的事,也是能胡扯的吗?!”

    “还有啊,张大天师只看阳宅,从来不看阴宅。人家不比你懂得多?!”

    “……只看阳宅?这倒少见……”

    “可是看阳宅,为什么要晚上来看啊?——看得清楚吗?”

    “这你又不懂了,张大天师说,这叫日不看阳,夜不看阴。”

    “说他从来不看阴宅,只看阳宅。而阳宅,只有晚上看,才真正看的准!”

    一行人唠唠叨叨,直到前面的温一诺和张风起停下来,站在一棵高大的常青树下驻足观望。

    矮个子西装瘦削男忙溜着小碎步上前:“张大天师,您看这地儿怎么样?”

    “如果您觉着行,我们就选这儿了。”

    张风起拿下墨镜,皱着眉头往四处看了一眼,沉声说:“这是谁给挑的地儿啊?——我觉得不好!”

    他四十多岁年纪,保养得很不错,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

    嗓音宏亮,气势十足,大晚上一冒音,将他后面的人吓了一跳。

    只有温一诺习以为常冷着张素净的俏脸,站在张风起身边,将手里的小灯笼换了只手拎着。

    那矮男人就站张风起身边,被他的大嗓门也吓得一哆嗦,听明白他的话,更哆嗦了:“您您您……说这地方不好?!”

    “这可是我们罗老板花了大价钱从泰国请的高僧给看的风水!”

    张风起重重“哼”了一声,手里的拐杖支了起来,指着远处,不屑地说:“那你跟我说说,泰国高僧说这地儿有什么好?”

    温一诺眼角抽了抽,默默垂下头。

    那西装瘦削矮男人伸出手臂,指手画脚唾沫横飞:“……看见

第1章 小富靠运,大富靠命(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