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阁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崽卖爷田不心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赵守正回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侄子,赵家的长房长孙赵显,一脸无精打采的走了过来。

    “二叔,我父亲请你过去,有事商量。”赵显受到的打击,明显比赵守正更重,连说话都变得有气无力了。

    “素来都是你爹当家的,用不着跟吾商量。”赵守正摇摇头道:“凡事由他做主便是。”

    “父亲自有道理,二叔去了就知道。”

    “唉,好吧。”赵守正担心的看一眼赵昊,小声道:“儿啊,你找个避风的地方待会儿,为父去去就回。”

    这会儿,后宅各个房间都被买家上了锁,赵昊一时无处可去。何况他也不放心这位不通俗务的赵二爷。

    怎么说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他便跟了上去,想给赵守正长个心眼。

    。

    赵府是个五进深的大院子,从前往后依次是门厅,前厅、正厅、内宅和下人居住的后院。

    此时,那些接收财产的家伙,已经扫荡完了内宅和正厅,正在赵府前厅之中,清点各种摆设文玩。

    府上的大爷赵守业,也在前厅之中,正强打精神陪着两名官员,一个富商打扮的人说话。

    那两个官员都穿着青色的官袍,一个胸前补着五品的白鹇,另一个却补着獬豸,品级虽然低于前者,却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风宪官。

    不过此刻,赵守业的目光,却落在那个穿着狐裘出锋锦袍,头戴同样内衬狐裘大帽的富商身上。

    “张世兄,这利息也太高了点吧?”赵守业虽然穿着居家的便袍,但也是堂堂六品朝廷命官,此刻居然对一个商人低声下气。“你看府里的物件我也没跟你讲价,借款这头,是不是可以通融一点?”

    “抱歉赵大人,不能为你一家坏了行规。”只见那富商腆着肚子,靠坐在官帽椅上,一边摸索着红木的扶手,一边漫不经心道:“再说你家里的东西虽然不少,但真正值点儿钱有几件?我们‘德恒当’看在郭部堂的面子上,才勉为其难,给你作价两万两的。怎么到你这里,就成赚你家便宜了?”

    说着他双手一撑座椅扶手,作势起身道:

    “现在南京城还有谁会放款给你家?赵大人若还嫌东嫌西,另请高明便是。”

    “那得拖到什么时候?”那个五品的官员,闻言一脸不耐道:“我们部堂还等着回话呢!”

    “季郎中莫急,下官只是说说,张世兄不愿意就算了。”赵守业忙对自己父亲昔日的下属陪着小心。这些天他独撑局面,已是心力交瘁,再不见丝毫侍郎公子的骄矜之气了。

    “痛快点,赶紧完事儿。”那个一直黑着脸的御史也发话道:“本院五日一比,明天必须上报,到时候谁也兜不住!”

    御史说完,那户部的郎官向张员外递了个眼神。

    张员外中指按在桌上,将一张早放在那里的借据,推到赵守业面前。

    “那赵大人就赶紧签字吧,这么大笔银子,咱们‘德恒当’也得有时间准备才行。”

    “好好,我签字,签字。”

    赵守业关心则乱,一心只想着赶紧把老爷子捞出来,让生活回到正轨。现在又让三人这轮番拿捏下来,终于彻底乱了方寸。

    看着他红着眼圈、攥着笔,微微颤抖的在借据上签字画押,三人皆暗松了口气。

    墨迹未干,张员外便要收起借据,却被赵守业拦住了。

    “稍等,这么大的事,总要让舍弟也一并签押才是。”

  &

第三章 崽卖爷田不心疼(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