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阁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专门利人,顺便利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赵昊不禁有些感动,将鸭腿分为两半,尝一口推说太咸,便硬塞给赵守正一半。

    赵守正欣慰的摸了摸赵昊的脑袋,便也不再推辞。

    两人头对头享用起来,赵守正又难免来了几句‘春寒恻恻掩重门,金鸭香残火尚温’之类的酸句。

    赵昊觉得还算应景,便三两下解决了手里的半根鸭腿,将骨头吮得白莹莹无一丝肉渣,这才意犹未尽的往地上一丢,舒坦的躺回了床上。

    “爷爷到底怎么得罪高拱了?”这一点他百思不得其解。

    赵守正同样将鸭腿吃得干干净净,然后捡起赵昊丢掉的骨头,用油纸小心包好,塞到靴子里,准备明日带出去丢掉。

    他一边消灭罪证,一边信口答道:“那天之前,我一点风声都没听过。前日问你大伯,他说此事双方皆讳莫如深,只告诉我高拱曾放话说‘有高无赵,有赵无高’。再追问,你大伯就只说什么‘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之类,让人听不明白。”

    “明天问问爷爷吧?”赵昊枕着胳膊,兹事体大,他必须搞清楚。

    “你大伯反复叮嘱我,不要问你爷爷。说这是他老人家揭不得的伤口,一触就要暴跳如雷的。”赵守正叹了口气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所谓‘时乖运蹇’,如今高拱得势,咱们老赵家一时半会儿翻不了身了。”

    他本想说‘再无翻身之日了’,但不想让儿子太绝望,这才改了口。

    “唉,好吧……”赵昊认命似的点点头,心说看来老爷子的事,是翻不过来了。

    。

    隔壁,大伯父子也没睡踏实。

    赵守业忽然抽抽鼻子,伸手捅了捅一旁的赵显。

    “儿啊,你闻到什么味?”

    赵显也使劲嗅了嗅,点头道:“咸香咸香的……”

    他说着忽然脸色一变道:“爹,你又没洗脚?

    “滚!”赵守业一脚把赵显踹下床去,说完却情不自禁的搬起脚丫子,闻了闻。

    “呕……”赵守业不由一阵干呕。

    。

    赵昊父子房间。

    两人沉默良久,就在赵守正以为儿子终于睡着时,忽听儿子幽幽问道:

    “清流很穷吧?”

    “呃……”赵守正愣了好一会儿,才猛然醒悟道:“哦,你是说我那未来岳丈啊?”

    “嗯。”赵昊应一声。

    “旁人穷,他穷不了。那南京国子监祭酒可肥差啊!每年光想要捐监的,就不知成千上百。还有那些等候铨选十几年的老监生,也得求着他给个上等考语,你说他能没油水么?”

    一提这茬,赵守正也不睡觉了,盘腿坐起来,眉飞色舞道:“而且老泰山再进一步,就能升礼部的侍郎,那可是一只脚迈进了内阁!正所谓‘背靠青山有柴烧’,说不定咱们赵家都能跟着翻身呢。”

    说完,他才回过神来,奇怪的看着儿子道:“汝问这作甚?”

    “老爷子不是让我们给答复吗?”赵昊轻声答道:“是走还是留。”

    “你是怎么想的?反正为父是无所谓的,汝想留咱们就留,汝想走咱们就走。”赵守正洒脱的,或者说不负责任的,将决定权交给了儿子。

    “好吧……”赵昊苦笑着点点头,摊上这么个爹,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其实按照他的想法,是跟大伯家一样留在南京,不回休宁老家的。但这些天相处下来,他深感和大伯尿不到一壶里,势必要分开住才能两相安。所以他才会认真的考虑起之前,父亲软饭双吃的提案来。

    “不管走还是留,总得想好了章程,乱了章法就难翻身了。

第七章 专门利人,顺便利己(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