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阁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姜还是老的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便是赵立本回乡的日子。好巧不巧,买主也定在这一天来收房。

    一大早,祖孙五人背着包袱,出了气派十足的赵府大门。

    站在那对威武的石狮子旁,看着买家的下人搭着梯子上去,将朱漆门楣上的‘赵府’匾额摘下,赵家人自然都很难受。

    赵立本更是辛酸的淌下泪来,掩面泣道:“老夫仕宦一生,最后落得如此下场,真如南柯一梦啊……”

    儿孙都陪着掉了一场泪,这才收住情绪。

    便听赵守正主动道:“爹,我父子商量着,先把你老送回家,再回来南京也不迟。”

    赵守业也从旁附和道:“是啊父亲,让老二送你吧,反正他爷俩也没什么事儿。”

    “用不着。”却见赵立本一挥手,故作洒脱的朗声道:“来时空空去空空,天涯一望断人肠。老夫身强力壮,自己回得去。你们这就各奔前程吧,让老夫自己待一会儿。”

    说完,他便在影壁前缓缓坐下,望着已经没了牌匾的大红府门发起了呆。

    赵立本素来说一不二,守业兄弟不敢违逆,只好带着儿子一起,给老爷子磕了头,然后四人便一步三回头的往街口走去。

    ~~

    待转过街口,看不见老爷子,赵守业才站住脚,对弟弟道:“老二,我目下只能住在官舍中。那里地方狭小,我又不熟,不便留宿外人……你们可有去处?”

    “身上还有些散碎银两,先赁个地方住下。”赵守正老老实实答道。

    “唉,我个小小的六品尚宝丞,每月干巴巴那点俸禄,实在也周济不上你。”赵守业叹了口气,欲斩断赵守正借钱的话头。

    赵守正却没想过那一茬,还在那深以为然的点头道:“不错,父亲仕宦半生才换来这个荫官,大哥怎么也得守下去。熬满了九年,总会升迁的。”

    “唉,且熬着吧。”见弟弟还在替自己着想,赵守业不禁为自己那点龌龊心思而汗颜,忙换个话题道:“不过老二,你们留在南京,还有什么指望不成?”

    赵守正便看看儿子道:“恰逢大比之年,总要再试一次……”

    一旁赵显闻言,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赵守业瞪了儿子一眼,却也同样对弟弟的举业不抱任何希望。

    “别浪费时间了,还是我帮你寻个馆坐一下,总能让你父子糊口。”

    却听赵昊忽然插嘴道:“大伯有心,还是给点银子救急来的实在。”

    赵守业不禁一阵肉疼,但侄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他也只好咬牙摸出了两锭元宝。

    迟疑片刻,他又收回一锭道:“你伯母和妹妹回来后,我也要寻处宅子赁下,只能给你们这么多了。”赵家却也不都是光棍老爷们,赵守业就有妻有女,只是老爷子一事发,她便带着女儿回娘家去了……

    赵昊生怕赵守业再反悔,赶紧接下那一锭五两银子。

    赵守正又和大哥约定,等父子俩找到住处后,会到鸿胪寺的官舍知会一声,说完便与儿子一起往北去了。

    赵守业一直看着兄弟和侄子过了武定桥,身影消失在秦淮河对面,这才缓缓收回了目光。

    “唉……”他长长叹了口气,似乎心酸的很。

    赵显终于憋不住问道:“爹,今早我明明看见你,往怀里揣了四十两,怎么只剩十两了。”

    “唉,我往你爷爷包袱里塞了二十两。”赵守业又叹一声:“老爷子说一文钱不要给他,我还能当真不成?”

    “那还有十两呢?”赵显却大煞风景的,又追问了一句。

    赵守业登时大怒,一脚踹在儿子屁股上道:“你傻啊,你外公一家财迷,空着手能让咱们住下吗?”

    赵显不由吃惊道:“啊?咱们不是去官舍住吗?怎么要去外公家?”

    “官舍里有人给你洗衣做饭吗?有现成的不吃去自己开伙?你会算账不会?!”赵守业板着脸教训儿子道。

    “那不成吃软饭了吗?”赵显一边跟着父亲,往外公家方向走去,一边小声嘀咕道。

    “能吃就行了!管他软硬了……”

    父子

第十章 姜还是老的辣(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