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阁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黄花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赵昊不是大夫,也没学过医。

    别的病他不敢这样断言,但唯独对疟疾他很清楚。因为四百多年后,屠呦呦便是靠发现青蒿素可以治疟疾,获得了炸药医学奖。当时在全国掀起过一阵青蒿热,屠奶奶还专门写文章科普过,说青蒿素并非来自青蒿,而是从黄花蒿中提取的。

    所以青蒿治不了疟疾,黄花蒿才能治。葛洪《肘后方》上的青蒿,其实指的是黄花蒿。只是这两种植物同科同属,普通人很难分辨,甚至《本草》中也将其搞错,因此千百年来的大夫,都错将冯京当马良,一直用青蒿来治疟疾,当然治不好了。

    “黄花蒿是什么东西?岂能入药?你这后生不要胡说!”大夫懒得再跟这,故作惊人之言的小子废话,不悦的拂袖而去。

    赵昊无奈的耸耸肩,看来三言两语就想让人家深信不疑,纳头便拜,是根本没可能的。

    壮汉没有送大夫出去,也没搭理赵昊,默默站在那里,也不知在想什么。

    赵昊正尴尬不知该说什么好,壮汉却转身看向他。

    此人右侧面颊上,有一道深深的刀伤,配上那对铜铃般的眼珠,显得面貌十分狰狞。

    赵昊被壮汉打量的有些发毛,开始后悔自己多嘴了。

    “这位小哥,你是哪里人?又是从哪听到的方子?”好一会儿,才听壮汉闷声问道。

    “我是后面刚搬来的邻居,这方子乃家中长辈所传。”赵昊信口答道,心说,我既然从后世而来,那后世所有贤达都是我的亲切家人了。屠奶奶八十多岁高龄,自然当得起长辈无疑。

    “那……黄花蒿长什么样?”

    赵昊忙仔细讲解道:“和青蒿一模一样,从外观上分不出来。尤其是这个季节,蒿子刚刚冒头,就更无法分辨了。”

    “莫非小哥消遣咱不成?!”壮汉眉头一锁,脸上的伤疤愈发狰狞。

    “不不不,绝对不是!”赵昊摆手连连,不敢再卖关子道:“你摘下一把叶子来搓一搓,闻着没味的是青蒿。能搓出臭味的便是黄花蒿。”

    “是这样啊。”壮汉点点头,又问道:“那采回来又该如何服用呢?”

    “用温酒浸泡几个时辰,榨汁给老伯服下试试。”赵昊说完,又心虚的补充道:“不过我不是大夫,这个方子道听途说,你也别抱太大希望。”

    “唉,有法子总要试试的。小哥放心,不管怎样我是不会怪你的。”壮汉竟是个明事理的,听出了赵昊的担心。

    赵昊等的就是这句话,说完便溜之大吉了。

    ~~

    回家他才想起来,自己光顾着跑路,却忘记开口借笤帚簸箕了。

    ‘真是贵人多忘事。’赵昊暗自感叹一句,也不愿再去面对那凶巴巴的壮汉。好在蔡家巷虽然不繁华,还是有几家摆摊卖日用品的小贩。

    他便在一个老婆婆那里,花了三十文钱买了笤帚和水桶,还仗着嘴甜,让人家饶了几块布头当抹布。

    回到破院中,他先捡了块最干净的布头,蒙住口鼻权充口罩。然后便挥舞起竹笤帚,将满地的枯枝败叶一股脑扫到院子一角堆起来。

    随着枯枝败叶被扫走,露出了坑坑洼洼的黄土地面。让赵昊惊喜的是,在院子东南一角,居然还藏着口脸盆大小的水井。

    赵昊捡了块石头丢进井里,便听到略显沉闷的扑通一声。

    这下可把他高兴坏了,三蹦两跳就出了院子,跑到街上买了捆麻绳回来。

    他将水桶系好,下进井中。然后两脚扎起马步,双手交替着使劲,将沉重的木桶提了上来。

    桶里只有一半水,另一半是枯枝烂叶。

    ‘真是太干净了……’赵昊却感动的快哭了,居然没有塑料袋、矿

第十三章 黄花蒿(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