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阁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证明这不是和尚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赵守正痛痛快快交出财权,让赵昊颇为吃惊。

    可让他更吃惊的还在后头……

    当赵守正将装有两人全部家财的荷包,郑重无比的交到赵昊手里,他只觉轻飘飘没有什么份量。

    赵昊心中咯噔一声,打开荷包一看,只见里头只剩二两碎银子了。

    “钱呢?!”赵昊难以控制的提高了声调。

    “都在这儿了啊……”赵守正有些心虚的,向赵昊展示自己的袖筒。“没藏一文私房钱。”

    “父亲不要转移话题。”赵昊捏着手里的二两银子,不依不饶的追问道:“原先你有八两五钱银子,我又问大伯要了五两,所以咱们应该有足足十三两半。”

    十三两半虽然不多,但在赵昊看来,父子俩省着点花,捱一年不成问题。

    “租房用了四两,买被褥用具花了二两,买吃的花了半两。”赵守正掐着指头一笔笔报账。

    “不是说这些酒菜一共四钱吗?”赵昊可不是好糊弄的。

    “为父没要找零……”赵守正有些羞赧的低头看向地面。

    “咱都穷成这逼样了,你还给小费?”赵昊一阵气急败坏,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措辞。

    赵守正虽然搞不懂‘小费’是什么,但约莫应该是打赏的意思。便讪讪笑道:“习惯成自然了……”

    “那还有五两呢?”赵昊哭笑不得的问道。

    “呃,是这样。”便听赵守正解释道:“在保泰街上,恰好遇到了同窗,求我周济二两。可二两散碎银子,如何拿得出手?便将汝大伯给的那锭元宝,借给了同窗。”

    “……”赵昊眼前一黑,哭笑不得。但想到木已成舟,多说无益,只好无力的摆摆手道:“以后还是紧着点吧。”

    赵守正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便喃喃道:“所谓穷则独善其身。大不了,为父以后不借人钱了……”

    “那也不必,”赵昊摆摆手,勉强笑道:“父亲只是这几日先省着点。放心,咱们家不会穷太久的,我一定能想到来钱的法子。”

    赵昊有这个自信。他就不信,自己多了这四百多年的见识,就能捞不着钱?

    赵守正却不知道赵昊有这个自信,他自觉犯了错,这一晚上乖得很,竟破天荒的主动收拾起碗筷……

    当然,打碎几个碗是难免的。

    ~~

    一夜无话。

    第二天,父子俩睡到天光大亮,起床稍事梳洗,赵昊便进了厨房,准备生火热热昨晚的剩饭。

    但看着黑黢黢张着大嘴的灶台,他却无从下手。连火都点不着人,怎么可能会烧灶呢?

    赵昊正挠头间,赵守正也走进来。

    “我儿为何发呆?”

    “不会烧灶……”赵昊如实答道。

    “这有何难,且看为父小试牛刀。”赵守正又是得意一笑,准备像昨晚那样再露一手。

    赵昊马上让开,瞪大眼紧盯着赵守正的一举一动,想要学习一下烧灶的核心技术。

    片刻之后,小小的伙房中浓烟滚滚,父子俩灰头土脸的逃到天井里,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咳嗽连连。

    “原来父亲也不会啊……”赵昊拿着毛巾擦脸,心情却毫无波动。他在赵二爷的磨砺下,愈发佛系了。

    “我看你大伯烧过几回,没想到其中还有些深奥的门道。”赵守正的脸上灰一片黑一块,愈发显得刚刷好的牙齿光洁如贝。“非知之

第十五章 证明这不是和尚文(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