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阁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李明月的大危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大纱帽胡同,张大学士府。

    今日中秋,全家团圆,张居正也难得早早回家,跟妻儿好好过个节。

    每当此时,看到六个儿子齐聚一堂,他都会感到十分满足。

    咱老张家的人就是能力强,猛!

    倒不是他重男轻女,忽视了女儿不在场,而是今晚未出嫁的女孩子们不必被长辈约束。

    筱菁虽然没约人逛街,却也不想放弃这一年只一回的自由,吃了点晚饭就起身告退。

    回屋后却发现百无聊赖。

    通常她都是跟李明月形影不离的,但这两个月以来,小竹子总是下意识的不想跟好闺蜜碰头。

    起因就是墙上那副《幽篁秀石图》。

    她当时感觉可能今生再也见不到赵公子了。

    这不是少年少女常有的夸大其词……赵昊随赵状元出京,一去少说三五年,到那时她很可能就已经嫁人了。

    怎么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坐在那修竹掩映的学堂中,支颐听赵公子讲科学呢?

    更不可能跟着兄弟们跑去找他玩,或者和李明月一起谈论他的种种了。

    是以在临别之际,张筱菁脑袋一热,就请赵昊在自己的画作上题了首词。

    本想做个纪念,纪念一下自己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少女情愫。谁知赵公子的诗,带着钩子啊!

    ‘淡烟古墨纵横、写出此君半面。不须日报平安,石仙湘妃曾见。’

    平平淡淡的四句诗,却让她像着了魔似的,看了又看、品了又品,还谱成了曲。

    这哪里还是什么念想啊?都快成了魔障了!

    赵公子可是明月的心上人,我只不过是他的学生兼崇拜者罢了。

    可这种对不起明月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儿?

    她便将那画从墙上摘下,收入匣中,却无法从心里抹掉那首诗……

    此时,前厅隐隐传来父母兄弟的谈笑声,张筱菁却倍觉孤独,心说那就让‘石仙’陪‘湘妃’过个节吧。

    便从绣锦的画匣中,取出那副画,重新挂在了墙上。

    看着那副画,还有上头的诗,小竹子顿觉孤独尽去,内心一片安宁喜乐。

    便焚上一炉香,在月影中对着那副画,轻抚琴弦。

    她正在心中演绎石仙与湘妃在竹海中相会的绝美画面,忽然门就被人一下推开了。

    “筱菁筱菁,大事不好啦!”元气少女李明月,提着裙角冲了进来。

    “啊!”张筱菁吓得一哆嗦,差点把琴台推翻了。

    待看清是李明月后,她不及细想,赶紧站起来,快步迎上去。

    做贼心虚的少女,唯恐被小县主看到墙上那副画。

    那可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其实她多心了,现在小县主满脑子只有那封信上的事儿,眼里根本看不到其它。

    “我跟你说啊筱菁!”李明月要往屋里走。

    “我正要去逛夜市,”张筱菁拉住她往外走。“我们边逛边聊也一样。”

    “你先等我喝口水,我一气儿跑过来的。”李明月朝桌上的茶壶伸手。

    “我请你喝桂花饮,就在胡同口有卖,保准你喝了还想喝……”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李明月的大危机!(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