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阁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二章 熊典史终于明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五位爷慢慢吃,后头还有菜。”店小二全当没听见那声,一欠身,夹着托盘就要退下。

    三个捕快抓起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熊典史却一把抓住店小二的手臂道:“上错了,我们没点菜。”

    王班头的筷子已经插中了个狮子头,闻声讪讪收回手,心说四老爷太耿直了,先他妈吃完了再说不行吗?

    他们总不能让我们给吐出来吧?

    却听那店小二笑问道:“几位是昆山来的差爷吧?”

    “不错。”熊典史点点头,他们已经在店里住了些日子,说话又从来不避人,被听出身份来也不奇怪。

    “那就没错。”小二笑道:“几位爷放心吃,这是我们东家送的。”

    “你们东家可是昆山老乡?”熊典史却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是。”小二摇摇头。

    “那是有求于我们?”

    “小人也不知道。”小二又摇头道:“这是方才东家派人回来吩咐的。差爷还是先用着,等我们东家回来,直接问问他吧。”

    熊典史本想说‘问不明白,我是不吃的’,谁知转头却看到,桌上的菜肴已经被手下恶鬼们风卷残云,干得一片狼藉了。

    他只好改口道:“那就先多谢了。”

    待小二下去,他瞪一眼那帮下作的家伙道:“这会儿就不知道让着老子了?看来还是五仁月饼太难吃了。”

    “嘿嘿,四老爷,不说后头还有菜吗?”捕快甲端着盘子,刺溜刺溜抽着汤汁,吃的恶行恶相。

    熊典史见状食欲大减,无奈的摇摇头,心里嘀咕起,这店家到底唱的哪一出?

    ~~

    好在没用他等多久,便见客栈的东家,引一位白发苍苍、满面红光,穿锦袍戴方巾,作员外打扮的老者进来。

    一进客店,那老者便高声问道:“我们老爷赵状元的贵下属在哪里?”

    “这位老丈请了,下官便是。”熊典史起身抱拳行礼。

    “哎呀,这位大人真是太见外了,都到了家门口,怎么还掏钱住店呢?”

    老者说着,回头白一眼那店家道:“你好意思收人家钱。”

    “这就退,这就退。”店家赔笑应声,暗骂自己一声,我他妈就是嘴贱。

    “敢问老丈高姓大名?”熊典史依然搞不清状况。

    “哈哈哈,光顾着高兴,忘了自我介绍了。”老头应该是喝酒了,拍了拍额头,笑道:

    “小老儿姓余,他们都叫我余甲长。”

    来人正是余甲长,他如今在南京城也能算个人物了。

    可不是当年在方掌柜的早餐铺子,整天混粥吃的糟老头子了。

    当然了,另一位混粥吃的老头子,已经贵为一省巡抚了。

    这样一比,他好像还是个糟老头。

    ~~

    “呃……”熊典史吃惊不小,以他引以为傲的观人之术,感觉这老汉应该是个在金陵颇有影响力的士绅才对。

    怎么会是个小小的甲长呢?

    却听店家笑道:“我们余甲长可是天底下最大的甲长,北城十几条街全都听他老人家的。还有这小仓山,也都是他老人家在管。”

    他今天去给余甲长送节礼,顺口聊到了昆山典史,带着几个官差住在他店里。

    没想到余甲长直接酒也不吃了,让他带着来见见他们。

    店家知道他们穷酸,唯恐被余甲长骂待客不周。

    这才赶紧让伙计先跑回来,给他们弄一桌像样的酒菜,这样至少面子上能糊弄过去。

    “别瞎说!”余甲长却瞪一眼那店家,骂道:“老子不过是给公子看家的,你别胡说八道害死老子!”

    “哦,原来尊驾是我们衙内的人。”熊典史明白了。

    “对对,这不就对上了。小老儿就是赵公子的看门老汉。”余甲长不由分说,拉着熊典史就往外走。

    “走走,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既然是县尊家的人,熊典史也不便拒绝。

    王班头和三个胡吃海塞的手下,迟疑了一下,猛扒了几口菜,也赶紧跟上。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熊典史终于明白了(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