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意小郎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狗血剧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唐宁没想到自己的便宜岳父居然是县令,这下不管是人证还是物证都没用了,即便他还没有搞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但自古民不与官斗,初来乍到的,他不敢冒这个险。

    坐在房间里,冷静下来之后,他才想明白一件事情。

    刚才真的是太冲动了,他还真不能走。

    先不说那位钟姑娘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他就像是真的失忆一样,不知道自己是谁,家住何处,这到底是什么朝代,什么地方------最起码,在搞清楚这些事情之前,他不能走。

    这是最稳妥,也是最安全的选择。

    “姑爷……”一名少女走进来,将一床被褥放在床上。

    少女大概十四五岁的样子,鹅蛋脸,穿着一身素色衣裙,看起来萌萌的,唐宁刚才在房间里见到过。

    后世这样年纪的女孩子,大概还在读中学,唐宁看着她,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觉得这一刻的自己,像极了诱惑无知少女的坏叔叔。

    可是没办法,眼前的少女,是他能最快接触到的,让他了解这个世界,以及身边事物的人了。

    “姑爷叫我晴儿就好了。”少女声音柔柔的说道。

    唐宁坐在房间里的方桌旁,面带微笑的对她招了招手,说道:“晴儿啊,你过来,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

    片刻之后,少女站起身,说道:“姑爷,小姐那边还有事情,我先过去了。”

    “去吧。”唐宁点了点头,时间很短,他从晴儿这里了解到的东西很有限,但他对所处的这个世界,起码有了一点儿最基础的认识。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叫做灵州城,灵州州城,又由永安县城和义安县城组成,他的便宜岳父,就是永安县县令。

    灵州隶属于陈国,唐宁也不知道这个陈国是历史上的哪个陈国,估计小丫鬟自己对于历史也是懵懵懂懂的,这个他以后可以慢慢了解,不用着急。

    他从晴儿口中了解更多的,是关于钟家,以及刚才那位钟小姐的事情。

    按理说,这位便宜岳父是一县之令,妥妥的一把手,但奈何永安县不是偏远的郊县,而是地处灵州州城,上面还有灵州刺史等一大堆官员能够将他压的死死的。

    这也是钟小姐今日抛绣球招亲的原因。

    故事说起来其实很狗血,灵州刺史家的公子看中了这位钟姑娘,多方施压,胳膊拧不过大腿,县令斗不过刺史,那刺史公子在灵州恶名远扬,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钟小姐宁愿抛绣球招亲,也不愿委身于他,奈何那位刺史公子早就派人守在了绣楼下,还赶走了围观群众,只有他不明真相的闯了进去,于是------于是他就出现在这里了。

    难怪今天那些人拼了命的抢他的绣球,守了这么久的桃子被别人摘了,谁心里都不舒服。

    这么狗血的剧情,哪怕是唐宁知道的那位名叫荣小荣的以写狗血剧情著称的网文作者也不敢这么写。

    可它偏偏就是发生了。

    房门口传来脚步声音,有人敲了敲门,随后就有两道身影走了进来。

    一位就是他如今名义上的妻子,钟意,很好听的名字。

    她身旁是一位绿裙女子,年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颜值也不分上下,气质却迥然不同。

    钟意属于古典美人,看上去给人一种温婉大方的感觉,这位绿裙女子看上去------让人头疼。

    头疼是真的头疼,刚才从晴儿口中得知,给绣球里塞石头的主意就是她出的,绣球也是她亲手砸下去的,如果她没有砸那一下,唐宁现在大概还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在那,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坐在宽敞舒服的房间里,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有一个做县令的岳父,所以唐宁应该------谢谢她?

    唐夭夭。

    眼前的女子有一个很妖的名字,也是到目前为止,唐宁听了就头疼的名字。

    巧合的是,他居然和自己同姓……

    钟意走到他的身边,轻声问道:“你……,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吗?”

    唐宁摇了摇头。

    钟意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虑:“连自己叫什么也忘记了吗?”

    唐宁想了想,说道:“总要有个称呼的,就先叫我唐宁吧,总觉得这个名字,莫名的熟悉。”

    唐夭夭咬了咬牙,心中暗啐一声,连随便取个名字都要随她的姓,这是打算赖上她了吗?

    随后她就有些泄气,祸是她自己闯出来的,至少在他的记忆恢复之前,她要对他负责到底。

    “唐宁……”钟意重复了两遍这个名

第三章 狗血剧情(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