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意小郎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棘手案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小姐,姑爷早上硬不起来!”

    晴儿正是少女声音最为尖利清脆的年纪,唐宁觉得她喊得这几嗓子,整个钟府都能听见。

    唐宁其实拥有良好的作息习惯,只是初到这个世界,一切都还不是那么适应,昨天又失眠到后半夜,早上起床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

    被晴儿这么喊了几嗓子之后,他就睡意全无了。

    “早上硬不起床”和“早上硬不起来”可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这是人格上的侮辱,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忍受。

    忍不了也得忍,他总不能亲自去向晴儿证明这个。

    他飞快的起床,又用极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才和钟意一起去见名义上的岳父岳母。

    老丈人昨天就见过了,丈母娘还是第一次见,唐宁居然有一种新媳妇见公婆的感觉。

    便宜岳父面相威严,岳母却相反,给人一种很温婉的感觉,见了她,唐宁才知道钟意身上的那种气质是从哪里来的。

    至于钟意,他名义上的妻子,就像是一汪碧水,古井无波,对他既不热情,又不过分疏离。

    唐宁对此并不在意,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两个世界的人”,他现在想的不是如何和她培养感情,融洽夫妻关系,而是怎么回去。

    他开始翻阅他能看到的所有书籍,试图从中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他每天从钟意的书房里搬走大量的书籍,第二天再还回去,顺便又借来新的。

    他把自己关在房里,整天看书,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从不出门。

    于是,在钟家的下人的心里,这位新姑爷的形象,也逐渐的从模糊到清晰。

    这是一个真正的书呆子,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呆”的书呆子。

    小姐长得这么漂亮,又是灵州城远近闻名的才女,哪里不比那一堆书好看了?

    唐夭夭站在院子里,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转头问道:“他这半个月,一直都是这样吗?”

    钟意点了点头,说道:“我书房里的书,他已经全都看完了。”

    唐夭夭抓了抓头发,忽然看着钟意,压低声音道:“像这样死读书的书呆子,应该很难考中吧,你认识的那些才子里面,也没有这样的……”

    “是的,一定是的。”不等钟意回答,唐夭夭便自我安慰说道。

    一般来说,这种只知道读死书的书呆子,反倒不会有什么好前程,也不算是她耽误了他------这样安慰自己,她心里能好受一些。

    晴儿看了看房间里面,一脸敬佩的说道:“也不是啊,姑爷以前一定也这么努力读书,如果没有失忆,说不定以后能中状元呢……”

    唐夭夭闻言脸色一白,感觉胸口仿佛中了一箭。

    这么说,她有可能耽误了一个未来的状元?

    她揉了揉眉心,又问道:“他这些天,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晴儿想了想,说道:“姑爷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发笑,有时候又愁眉苦脸的,还经常自言自语,对了,姑爷每天还会出门,和一群乞丐聊天……”

    唐夭夭脸色发白,这何止是被她砸出了失魂症,分明还有失心疯……

    房间之内,唐宁站起身,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老天才会和他开这么大一个玩笑。

    他不过是在公交车上睡了一觉,就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里,他以为哪天早上睡醒了,就会再莫名其妙的回去。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半个月的时间,他心中最后的那一丝希望,也近乎被消磨殆尽。

    他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但面对穿越这种玄奇诡异的事情,还是免不了的绝望和无力。

    既来之,则安之,或许以后会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目前,他只能选择好好的活下去。

    可是问题又来了。

    科举,不会,经商,没本钱,仔细想想,他好像也没有一两项能够拿得出手的手艺。走出钟府大门,下一顿吃什么都是问题,好像也只有在这里混日子吃软饭,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的样子……

    至于他脑海中属于前世的那些记忆,除了闲时间翻出来几部看过的电影消磨时间,似乎也没有什么作用。

    他推门走出去,此时距离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出了钟府,在街上转了一圈,花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这才又回到了钟府。

    他每天都会去那天醒过来的巷子,不是要找关于他身份的信息,而是找那个小乞丐。

   

第四章 棘手案件(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