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意小郎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雷霆破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如此冷落,是因为早上硬不起来……

    唐宁一手拿着一本记录用的册子,一手拿笔,走到了徐杰的身前。

    “上个月十五,你在王二家喝酒?”他翻开册子问道。

    “是,小人当晚和吴二喝酒,子时才离开。”徐杰点头道。

    “喝的什么酒,吃的什么菜?”

    “喝的王二家酿的米酒,下酒的是二两猪头肉……”

    唐宁拿着纸笔记录,周围的衙役百无聊赖,这一番问答,他们已经听了无数次了。

    唐宁看着徐杰,继续问道:“猪头肉好吃吗?”

    徐杰怔了怔,再次点头:“好,好吃……”

    “哪里买的?”唐宁又问。

    “东巷的郑屠户。”

    “郑屠户卖肉价钱公道吗?”

    “公,公道……”

    “郑屠户平时有没有欺行霸市?”

    “没,没有……”

    “郑屠户有个外号叫镇关西你知道吗?”

    “不知道。”

    “郑屠户知道你杀了赵员外吗?”

    “不知……”徐杰下意识的便要回答,冷不防惊出了一身冷汗,立刻道:“大人,小人没有杀人!”

    “别紧张,先擦擦汗,我就是随便问问。”唐宁笑了笑,合上册子。

    他转身走了两步,又忽然回头问道:“对了,那天是十五,你从王二家离开的时候,月亮一定很圆,外面一定很亮吧?”

    徐杰刚松了口气,闻言先是一怔,随后便立刻点头道:“是的,小人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大很圆,外面很亮……”

    “你在撒谎!”

    唐宁语气忽然一转,指着他,厉声说道:“上个月的十五明明是阴天,你从哪里看到又大又圆的月亮!”

    年轻书吏的脸色由淡然变的冷厉,徐杰当场怔住。

    唐宁看着徐杰,声音再次提高:“你为什么要撒谎,说,你那天晚上到底在干什么,赵员外是不是你杀的!”

    徐杰身体一颤,再次惊出冷汗,急忙改口道:“大人,是小人记错了,小人那天晚上喝醉了,记不太清楚,现在才想起来,那天晚上没有月亮……”

    唐宁蹲下身子,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刚才我只是随便说说……,其实那天晚上真有月亮。”

    徐杰一个哆嗦,连额头上也渗出冷汗,再次改口道:“大人,小人那天晚上喝醉了,不记得有没有月亮……”

    “陈词含糊,反反复复,吞吞吐吐,一定有所隐瞒,你在心虚什么?”

    “小,小人没有心虚。”

    “没有心虚你抖什么,流什么汗……,看你神色如此憔悴,这些天没少梦到赵员外吧?”

    “没……”徐杰汗如雨下,嘴唇颤动,说不出话。

    唐宁语气陡然一转,大喝道:“老实交代,你那天晚上到底在干什么!”

    他这一声大喝,便是连公堂上的衙役都吓了一跳。

    徐杰更是肝胆俱裂,惊慌道:“大人,小人,小人那天晚上真的在王二家……”

    “还敢狡辩!”

    唐宁打断了他的话,猛地挥手:“我不是问你杀赵员外那个晚上,我是问你杀他之前那个晚上!”

    “杀他之前那个晚上我……”

    刚才的话破绽百出,年轻书吏咄咄逼人,徐杰额头汗如雨下,心中几近崩溃,呼吸急促,急忙解释……

    他解释到一半,身体忽然一颤,声音戛然而止。

    ……

    钟明礼从茅房回来,身体是畅快了,心中却依然烦闷。

    若是今日此案没有结果,董刺史那边,还不知道会如何为难他。他重新坐回主位,才发现公堂一片安静,他看着下方的唐宁,疑惑道:“怎么不问了?”

    唐宁回过头,微微拱了拱手,说道:“大人,我问完了。”

    哗啦!

    他话音刚落,原本沉寂的公堂之上,忽然爆发出滔天的哗然!

    一名衙役看了看瘫软在地的人犯,用肩膀碰了碰身旁的同伴,问道:“他刚才------是不是招认了?”

    他身旁同伴还在努力回忆上个月十五的晚上到底有没有月亮,闻言疑惑道:“你说什么?”

    那名衙役看了看外面已经近乎沸腾的围观百姓,就知道自己刚才没有听错。

    这件折腾了他们近一个月的案子,在钟家姑爷三言两语间,就这么破了?

    这还是钟家那个书呆子姑爷吗?

    他的目光望向了站在堂中的那位年轻人。

    堂上堂下,所有的目光都不由的望了过去。

    唐宁站在堂上,长舒了一口气------案子破了,他应该可以回去吃饭了吧?

第五章 雷霆破案(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