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意小郎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唐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让我出门,可整日待在家里,没病也要待出病来,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出来透透气……”

    那女子笑了笑,指了指一处亭子,说道:“我们去那里吧,那里安静些……”

    虽说几人找了一处安静的亭子,但也还是有些自诩为才子的,不时的上前打招呼,试图获得美人青睐,却无一不是铩羽而归。

    不远处,阿瓦罕看了看那处凉亭,回头道:“唐兄,你要动手可得抓紧了,你的对手可不少啊……”

    看着唐鼎站起身,向那处凉亭走去,他又慌忙补充一句,说道:“这次可不要再冲动了,大庭广众的,注意影响……”

    唐妤坐在亭中,脸上的表情有些苦闷。

    今日出门,本来是想透透气的,然而没想到那些才子一波又一波的上前问候,让她有些疲于应对。

    “见过唐姑娘。”又有一名年轻人走出来,微笑着对她行了一礼,唐妤微笑回礼,却又有着明显的疏离。

    只是这位年轻人,却并不像其他人那样,见她没有交谈的意思,便告辞离去,而是微笑的看着她,说道:“有人让我向唐姑娘讨要一样东西。”

    唐妤微微一愣,疑惑道:“什么东西?”

    年轻人上前一步,一边伸手向袖中摸去,一边说道:“要你的命……”

    当唐妤看清他手中握着的匕首时,显然已经晚了,身边的女伴惊叫一声之后,飞快的逃离,唐妤眼睁睁的看着那匕首向她的胸口刺过来,俏脸一片灰白。

    然而下一刻,她的身前就出现了一道人影。

    那匕首终究没有刺进她的胸口,而是被那人一把抓住。

    鲜血如同细小的溪流,从他的指缝不断留下来,那人一脚将行凶之人踢下凉亭,转头看着她,关切问道:“没事吧?”

    “登徒……”唐妤下意识的说了一句,然后又立刻改口,看着他的手,惊慌道:“你,你的手……”

    阿瓦罕从地上捡了一块青砖,将从地上爬起来的年轻人拍倒在地,飞快的冲上凉亭,拽着唐鼎的胳膊,大声道:“你不要命了,快去看大夫!”

    唐妤看着那人被拽着离开,正想再问些什么,园内的护卫已经匆匆过来,几名女子也团团围在了她的身边……

    ……

    唐府。

    唐妤坐在小小的院子里,抬头只能看到院落之上的方正天空。

    官府已经查到了那天刺杀她之人的底细,对方是前太子余党的死士,前太子和肃王已死,但是他们的势力还没有彻底消亡,他们视陛下和新朝为死敌,唐家自然也是他们的敌人。

    她不关心那名刺客的结局,她关心的是那天救了她的登徒子。

    这几天里,她的脑海中总是不由的会浮现出当那刺客的匕首刺来,他挡在她的前面,用手掌握住锋利的匕首,还回头关切的问她有没有事情的情形……

    那时候,她才意识到,他上一次应该不是有意要轻薄她,却被她甩了一巴掌,她本想找到他,一来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二来为了道歉,可那日的刺杀案件发生之后,她就被禁足在了家里,不能踏出去半步。

    她有些无聊的坐在院子里,某一刻,听到墙外有动静,目光望过去时,才发现一颗脑袋从墙外探过来。

    “啊,怎么是你……”

    她正要呼喊护卫,却在最后一刻看清了那人,不由的惊呼出声。

    她走到院墙之下,抬头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唐鼎挥了挥缠着纱布的手,摇头道:“小伤,不碍事。”

    “谢谢你救了我。”唐妤声音里充满了感激,随后又道:“你快些走吧,要是被护卫发现了,你会被当成刺客抓起来的……”

    “没事。”唐鼎回头看了看,说道:“我的人在前面放风。”

    阿瓦罕蹲在墙角,回头看了一眼趴在墙头的唐鼎,无奈的摇了摇头。

    唐妤站在墙下,疑惑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唐鼎笑了笑,说道:“总不能看着他伤你。”

    唐妤正要再问,墙外忽然传来了两声狗叫,唐鼎回头看了看,说道:“有人来了,我要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看着他跳下墙头,唐妤正想让他明天明天不要来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鼎。”墙外传来了一道回应,随后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唐妤重新走回亭子,只觉得似乎没有那么无聊了,心中开始隐隐的期盼起明天来。

    后来,名叫唐鼎的登徒子果然日日都来。

    唐妤不再觉得无聊,因为每天都有人趴在墙头,和她讲京师之外的故事,唐鼎果然是江南才子,学识渊博,他说出来的那些事情,她简直闻所未闻。

    当然,从未走出过京师的她,对于他口中四季如春,风景宜人的江南,也产生了几分神往。

    唐鼎趴在墙头,看着她,说道:“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

    唐妤心中轻笑,唐家怎么可能允许她和一个穷酸才子去江南那么远的地方,虽然知道这不可能,但鬼使神差的,她还是回了一句,“好啊,你说话算话……”

    抬起头时,围墙上已经没有了人影,她知道他应该是已经走了,对着墙外喊道:“明天是我的生辰,你能早点过来吗?”

    墙外没有人回应,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唐妤走回房间,坐在床头,眉眼间不由的漾起了笑意。

    第二日,唐妤站在院子里,看着唐鼎用绳子将一个小箱子从墙头放下来,疑惑道:“这是什么?”

    唐鼎道:“你的礼物。”

    唐妤打开箱子,看到箱中放着一堆镯子,她出身高门大户,一眼就看出来,箱子中的每一只玉镯都不是凡品,她也只在姐姐的手上见到过,那是西域某国进宫的宝物,是陛下赐给她的。

    她抬头看着唐鼎,疑惑又震惊的问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镯子?”

    唐鼎道:“朋友送的。”

    墙角放风的一人闻言,嘴角抽了抽。

    唐妤哭笑不得,说道:“我一个人也戴不了这么多。”

    唐鼎道:“你以前的生辰我都不在,这次就当是补上之前的了。”

    “谁,谁让你补了……”这句话中透着难明的暧昧,唐妤脸色一红,跺了跺脚,向房间跑去,跑到一半又折返回来,抱起了那只箱子,转过头继续跑……

    见院子对面的房门禁闭,唐鼎从墙上跳下来,目光看向阿瓦罕,阿瓦罕连连摇头,说道:“那些都是给皇帝的贡品,都被你拿去了,我那里一个也不剩了……”

    唐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谢了……”

    阿瓦罕呵呵一笑,说道:“你要是真的想谢我,就帮我写几首诗吧,雪儿非要我给她写诗,我汉话都说不好,哪里会写诗……”

    唐鼎点了点头,问道:“要几首?”

    阿瓦罕道:“一只镯子一首……”

    ……

    唐府,闺房之内,唐妤手里把玩着一只镯子,有些爱不释手。

    一道身影从外面走进来,她立刻收起镯子,起身说道:“大哥。”

    唐淮点了点头,说道:“今天家里收了很多礼物,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唐妤道:“我晚些时候出去。”

    唐淮想了想,说道:“蔡相家的公子也到了,你出去见见吧。”

    “我不见。”唐妤摇了摇头,说道:“蔡齐不是什么好人,大哥让我见他干什么?”

    唐淮沉默了片刻,说道:“蔡相昨日让人上门提亲,我已经答应了。”

    唐妤身体一震,猛地抬头看向他。

    唐淮移开视线,说道:“你也知道,唐家和蔡家,是当今朝堂上最强大的两个家族,如今陛下刚刚登基,太子和肃王的余党未清,只有唐家和蔡家联手,才能帮助陛下彻底稳固朝局,这也是陛下希望看到的……”

    他不顾唐妤越发苍白的脸色,说道:“这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你准备准备吧……”

    说罢,他便没有再看唐妤一眼,缓步走了出去。

    ……

    唐府的墙头上再次出现人影的时候,院中的石桌旁,一道身影已经等待许久了。

    唐鼎看着脸色苍白的唐妤,关切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唐妤转过头,目光怔怔的望着他,说道:“你带我走吧。”

    “好。”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对面便传来了没有任何犹豫的声音。

    唐妤表情一愣,反倒破涕为笑,问道:“我都没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鼎笑了笑,说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你想,我都愿意。”

    唐妤白了他一眼,问道:“你科举不考了吗?”

    唐鼎摇了摇头,说道:“科举哪有你重要?”

    ……

    唐家和蔡家即将联姻,这件事情很快就在京师掀起了滔天巨浪。

    唐家和蔡家,是朝堂当之无愧的巨擘,两家的裙带之多,党羽之强,可以轻易的左右半个朝堂。

    按理说,作为天子,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两个家族联姻的,但当今朝堂的形势不同,刚刚登基的陛下,根本无法掌控整个朝堂,他需要借助唐家和蔡家的力量,打压朝堂之上的某些残余势力,因此,就连陛下也很赞同这门婚事。

    “这是强强联合,唐家和蔡相结亲,朝堂上还有谁是他们的对手?”

    “很明显,陛下终于要对太子和肃王的残部下手了……”

    “有了蔡相的相助,那些人的死期要到了……”

    ……

    就在京中众人对此议论纷纷时,湖心的某处小船上,手持书卷的年轻仕子冷哼一声,说道:“什么蔡相,不过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奸臣而已,早晚有一天,我韩明要诛灭此獠,还京师一个朗朗青天!”

    唐家和蔡家消息传的沸沸扬扬,唐家之内,唐淮和唐琦兄弟却是焦头烂额。

    唐琦面色阴沉,怒道:“小姐到底去哪里了!”

    几名丫鬟下人跪在地上,颤声道:“不,不知道,昨天晚上小姐说要早些休息,便关了院门……”

    唐淮面色肃然,冷冷道:“找,就算是把整个陈国都翻一遍,也要把她给我找回来!”

    皇宫。

    刚刚继位的年轻帝王舒了口气,说道:“唐家若是能和蔡家联手,朕的把握就大多了……”

    青年宦官站在他的身后,面带微笑,一言不发。

    陈皇又摇了摇头,说道:“可惜啊,唐妤居然和人私奔了,唐家和蔡家不能结亲,想要肃清那些乱党,便要难了许多,魏间,你说朕要不要帮他们一把?”

    那宦官回过神,诧异道:“啊,帮什么?”

    “狗奴才,人还没老,耳朵倒是不好使了。”陈皇笑骂了他一句,说道:“传令下去,让各州府的密谍注意,一旦发现唐妤的行踪,立刻传信给唐家……”

    唐家和蔡家的联姻,终究因为唐家二小姐的逃婚,成了京师最大的笑话。

    唐家二小姐逃了一年,唐家找了一年,唐家和蔡家也因为此事反目成仇,这一年间摩擦不断,倒是陛下,在这一年里,用重压手段,彻底肃清了朝堂上前太子和肃王的党羽,对于整个朝堂,拥有了绝对的把控。

    唐府。

    唐琦手中拿着一封密信,走进书房,看着唐淮,说道:“找到他们了,一年时间,他们居然藏在小宛使臣中,一路逃到了灵州,怕是再晚几个月,就被他们逃到西域了!”

    唐淮接过密信,看了看之后,将之揉成团,看向身后的一名老者,说道:“把她带回来。”

    灵州,郊外。

    大雪漫天,雪地之上,正在发生着一场鏖战。

    唐妤怀里抱着一名婴儿,被一名老者握住了手腕,她看着前方的几道身影,声嘶力竭的喊道:“走,走啊!”

    雪地之上,几名小宛护卫正在和十余名灰衣人殊死搏斗,逐渐的落入下风。

    阿瓦罕挥刀逼退了一人,嘴角溢出鲜血,回头看着唐鼎,笑道:“唐兄,抱歉,西域的美景,要你自己去看了。”

    唐鼎死死的盯着他,咬牙道:“别做傻事!”

    “这是我欠你的那条命,现在,我要去陪我的雪儿了……”阿瓦罕脸上露出笑容,从怀里掏出一枚方正的印鉴,随手扔向了唐鼎,大声道:“唐兄,小宛交给你了,别让我失望!”

    说罢,他便握紧了手中的长刀,看向最后的几名护卫,厉声道:“保护国主撤退!”

    一名护卫用刀柄敲在唐鼎的后颈,将他扔在了马上,干脆利落的翻身上马,两名灰衣人想要追过去,却被一人逼了回来。

    阿瓦罕看着他们,嘶声道:“杂碎们,冲我来!”

    一刻钟之后。

    洁白的雪地被鲜血染红,一名灰衣人看着为首的老者,问道:“管家,要追吗?”

    老者看了唐妤一眼,摇头道:“小姐已经找到,不用追了。”

    他缓步走向唐妤,说道:“小姐,老爷应该不会希望,你带着一个孩子回去。”

    唐妤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婴儿,说道:“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老者一记手刀砍在她的颈间,接过他怀里的婴儿,递给身边一名灰衣青年,说道:“处理了。”

    那青年接过婴儿,翻身上马,向远处的山坳疾驰而去。

    便在这时,一人怀里抱着一个女婴,走到老者身旁,说道:“管家,还有一个孩子,要不要……”

    老者看着那女婴,摇头道:“算了吧,她不是小姐的孩子,时间对不上……”

    那人将女婴放回马车,目光望向远处的山坳,疑惑道:“他去那么远干什么?”

    老者看了看一地的尸体,翻身上马,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去城里等……”

    一行人离去之后,鹅毛大雪很快便掩盖住了尸体,山脚下的一处农田边,青年抱着婴儿,翻身下马,他低头看了看,见婴儿的脸色已经冻的有些发紫,急忙将襁褓向上拉了拉。

    “三爷让我跟来,果然是对的……”青年长叹一声,望着不远处的村落,将婴儿轻轻的放在田垄上,随后便翻身上马,策马奔向了下方的田地,在被积雪覆盖的田地上来回践踏。

    不多时,便有一道身影从村子中冲出来,气恼的大骂道:“狗日的,不要糟蹋俺家的庄稼!”

    青年大笑两声,策马离开,那汉子双手叉腰,站在田埂上破口大骂,骂着骂着,耳边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表情疑惑的向前数十步,目光望向田垄上的雪地时,脸色一变,不由的惊道:“这,这是谁家的崽儿……”

    【ps:唐父番外的呼声最高,所以我就先写了这一篇,交代了唐宁父母的相遇,唐宁的身世,唐水的身世等等,唐父在西域的作为,正文中虽然没有详细写,但也有所提及,我就不再继续写下去了,毕竟这篇番外写到这里已经一万字,再写就太长了,也没有必要。

    番外单章的留言我看了下,唐父之后,魏间的呼声最高,我会在稍晚些时候安排,下一篇我想写苏如和唐宁的童年,以及幼年时候的钟意和唐夭夭等,篇幅不会很长,但我觉得有写的必要。写小书生和小郎君的时候,我采取的都是开局送老婆的设定,但可能因为没有结婚,我并不擅长写妻子的角色,导致无论是上一本的如仪,还是这一本的钟意和苏如,存在感和其他女主相比,都少的可怜,这是我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有读者无数次的提过,我也都看到了,但这个属于能力问题,我只有在以后的作品里,抛弃这个设定,一个作者不可能擅长所有方面,我能做的只有扬长避短,而且同样的套路我也不想重复第三次……

    最后一点,番外比想象的更难写,有时候一个角色的故事,不能撑起一个番外,所以后面我可能会采取合并的方式,在一个时间线里写完好几个角色,这样一来,可以减少番外的篇数,写起来也更容易,毕竟新书也需要大量时间准备。

    时间很晚了,就不多说什么了,还有什么想法想要和读者交流的,等到下一篇番外再说。】

    

【番外】唐父(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