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沧元图(仓元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匠人和宗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终有所成……

    第六条……

    ……

    一共九条。

    都是至少三位神魔都提到过,并且以孟川的见识,也认为非常有道理的。

    “每日我练刀都有数个时辰,全身疲累不堪,再累都是咬着牙撑下来。我过去以为很认真用心,但是显然我不够‘用心’。我应该享受刀法,沉迷于刀法,认真琢磨每一招才对。”孟川觉得这点,是自己问题最大的一点。修炼本是很累的事。

    平常他都下午画画一个时辰,这是他仅有的奢侈的享乐,是幼年养下来的爱好,在画画中,修炼的疲累会忘却,心灵也会无比平静。

    如此,他才一年年坚持下来。

    现在看来,心态就错了。

    “我之前那样,看似勤奋努力,终究是一匠人。”孟川根本忍不住,放下记录的笔记,直接出了书房到院子中。

    在院子便开始修炼顶尖刀法《落叶刀》。

    和过去不同。

    这次仅仅落叶刀第一式‘拔刀式’,孟川将一切都抛之脑后,心完全用在刀法上,仿佛天地间唯有手中的刀!随即,出刀!感受着刀出鞘时的悄无声息,感受着刀切开‘风’的感觉,刀法还是那一套刀法,可心态变了,‘看到的’也就变了。

    从小选择快刀,是因为孟川的确发自内心喜欢。只是在日复一日的修炼下变得疲累不堪,那份热情喜爱被消磨。而今天当他心态改变,再度全身心感受着刀法时。

    那份喜爱在苏醒。

    刀,无声无息出鞘。

    刀的轨迹,就仿佛绘画的痕迹,那么美丽。他努力让这道轨迹更漂亮,破开‘风’更快!真正强大的刀术是有美感的,孟川的刀术也在接近这一层次。

    孟川一遍又一遍尝试着同一招,出刀努力更快更悄无声息,切开‘风’努力更迅疾。

    连续施展了五十遍,才算尽兴。

    “就该这样修炼!”孟川激动兴奋,跟着他又施展第二式‘旋月式’。

    ……

    在孟川整合出修行笔记的第二天,云家的一处地下大殿中。

    “呼呼~~~”

    大殿中央,有紫色火焰升腾。

    一名黑发老者盘膝坐在火焰当中,毫发无伤。

    “爹,你找我?”云符安恭恭敬敬走到大殿内,却根本不敢靠近,距离老远他都觉得热浪扑面而来,空气都在扭曲。

    “符安。”黑发老者睁开眼,眼神平静,“我刚得到一消息,孟家的那位老太婆在安海关抵挡妖族时,受到重创,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应该最近几天就会回到东宁。”

    云符安惊愕万分:“爹,你说的是那位孟仙姑?”

    “就是她。”

    黑发老者微微点头。

    “会不会弄错?”云符安不敢相信,“不是说孟仙姑最擅探查,十里之地一切动静都瞒不过她,她都不需要冲杀在最前面,怎么会突然重伤?”

    “不会错的。”黑发老者冷然道,“安海王为她请了数位高明医者,那老太婆伤势太重,已经回天乏术。在安海关那边,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她若是不再厮杀,小心苟活,最多也就撑上七八年。若是拼命厮杀,怕是活的更短。”

    “最多也就七八年?”云符安忍不住道,“没了孟仙姑,孟家不就完了?”

    “东宁府五大神魔家族,很快就要变成四大神魔家族了。”黑发老者点头说道。

    一个家族,因神魔而兴盛。

    同样,没了神魔,家族也就变得平凡了。

    “他们孟家也没资格在东宁占那么多位置,那么多好处了。”黑发老者冰冷说道,“对了,当初定下的青萍和孟家那个叫孟川小子的婚约,你也去一趟孟家,让他们交出婚书,当场直接撕了!如今的孟家……不配和我们联姻。”

    “是。”云符安恭敬道。

    “不过那老太婆没死之前,也不必做的太难看。”黑发老者说完便闭上眼。

    云符安便悄然告退。

    ……

    “什么?解除婚约?”云青萍惊愕看着自己父亲。

    不是不答应么?怎么突然改口了?

    “爹只是告诉你一声。”云符安微笑道,“今天我就会去孟家,帮你解除婚约。”

    “这孟家会乖乖交出婚书吗?”云青萍忍不住道。

    “他们会乖乖交出的。”云符安自信道,自家父亲从好友那都得到消息,孟家肯定早知道老祖宗的事了,这些大家族都是有自知之明的,顽抗也是自取其辱。

    云青萍连说道:“爹,我是想要解除婚约,但也不想撕破脸,坏了两家的和气。要不,请孟伯伯过来商谈一番……”

    “不必那么麻烦。”云符安笑道,“好了,这事情交给我,你只管在家等好消息就是了。”

第三章 匠人和宗师(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