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沧元图(仓元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拜访玉阳宫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云家又不敢拖!

    因为一般情况下,定下婚约,十八岁就得成亲,因为二十岁就得服兵役。云家不敢拖,自然越早解除越好。

    “才掌握秘技,离成神魔还远得很。”云家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

    镜湖孟府。

    “阿川,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在和我打赌的时候,就已经突破了?”柳七月盯着孟川。

    “你真聪明。”孟川笑着点头,“不过是刚突破不久。”

    “你,你……”柳七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都说了我会拿到名额,你还不信我,要和我赌,能怪谁?”孟川笑道,“怎么,打算反悔?”

    柳七月昂着头:“我柳七月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佩服,佩服,我真佩服七月妹妹。”孟川连恭维道,“那我就等着七月妹妹连续一个月的晚饭了。”

    “就当是阿川你悟出秘技的贺礼吧。”柳七月颇有些不平,“真想不到,阿川你这么狡猾。”

    “川儿。”远处传来声音。

    “我爹喊我,我先过去了。”孟川立即飞奔离去。

    柳七月哼了声:“大骗子,真能骗人。不过还挺厉害的,竟然刀法达到合一境了。”

    ……

    练武场当中。

    “爹。”孟川站在父亲面前。

    “你能刀法突破,爹很开心。”孟大江看着儿子,说道,“但你也切勿骄傲,还有‘势’‘凝丹’‘生死关’三大门槛在你面前,每一步都极难。这些旁人能帮到你的很少,更多需要靠你自己。”

    “孩儿明白。”孟川应道。

    “你从小修炼很用心,爹就不多说了,好好努力,修炼成神魔!”孟大江鼓励道。

    “嗯。”孟川点头。

    “我们好久没比试了吧,来,我们父子俩比比。”孟大江笑道。

    “来!”孟川也充满斗志。

    当然父亲是掌握刀势的无漏境强者,在东宁府也是神魔之下最顶尖了,自然想怎么蹂躏儿子就怎么蹂躏。

    ……

    傍晚。

    孟川在书房画着画,这是一幅长卷画,昨天刚悟出三秋叶就画了,当时只是画了部分。

    上面有练武场自己苦练场景、道院擂台比试自己击败吴琦的场景,也有出道院时,父亲和诸位长老迎接的场景,父亲揉着自己的头,在旁边又画了一个瞪眼惊呼的‘柳七月’。

    孟川微笑着画着,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心中的感情也融入笔端。

    一幅画,融入的感情越加浓烈,他也越加痴狂。

    许久。

    一幅画画完,孟川抬头看了眼,窗外天色已暗。

    “三秋叶”,孟川在画卷左上写上三个字。

    这幅画就叫做三秋叶。

    看着这幅画,孟川无比的平静安宁。

    ******

    热闹的东宁府。

    一名白衣少年带着一名老仆行走在街道上。

    “这东宁府还挺热闹的。”白衣少年说了句,脸上并无任何表情。

    “这也是人口过百万的府城,自然热闹。”老仆笑道,“少爷,接下来几年我们就住在东宁府?要不,去州城吧?”

    “这是我娘的家乡,我就在这。”白衣少年冷声道。

    老仆无奈。

    少爷的脾气,谁都管不住。

    忽然听到街道上有行人们在议论——“孟川公子真厉害竟悟出了秘技,他今年才十五岁吧?”“对,就是十五岁,依我看,孟川公子将来怕是得成神魔。”

    听着那些议论,老仆也低声笑道:“没想到这东宁府也有天才,他和少爷你还是同龄呢。”

    “孟川……”白衣少年低声自语。

    “少爷,沿着这边走,前面就是玉阳宫了。”老仆道,“我们得先去拜访玉阳宫主。”

    “嗯。”白衣少年点头。

    ——

    星期一,请大家投推荐票,支持下番茄。谢谢。

第十一章 拜访玉阳宫主(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