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副本模拟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96:似曾相识,冥顽不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顿了顿,她继续说:“昔日我等大能无数,巨擘如云,纵如此依旧敌不过世界的排斥,你以为单凭你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如此还有翻盘之机?你应该不至于看不到这一层。”

    唐云没有接话,歪头反问:“你们被驱逐这么多年,就没有反思过自己吗?不想想当初世界为何驱逐尔等的根本原因吗?”

    女孩昂首道:“我等修仙之人,追求大道,力至超脱,何错之有?”

    唐云摇头失笑:“没错,但你们错在没认清楚自己,一直往前看。”

    “往前看有错?”女孩皱眉。

    唐云指了指她双足:“人走路呢,不仅要看前面,还得注意脚下啊,不然……”

    砰!

    地面下陷,女孩猝不及防跌入地下的坑里。

    “你看,这不就摔到了吗?”唐云凑到坑边,笑吟吟的看着狼狈的她。

    女孩愤怒的盯着他,蓦得露出一抹讥笑:“呵,所以说人总会满口大道理,却往往自己深陷泥潭而不自知,你言称我们看不到脚下,那你何曾看清过自己?”

    “我看的比你们清楚,正因为看的清楚,所以我才不说。”

    唐云笑容敛去,伸出手将她拉上来,细心的拍打着她身上的灰尘,就好似在照顾一个小妹妹:“你知道有个词叫……资本吗?”

    女孩面露迷茫之色,下意识问:“什么?”

    唐云随口解释:“对于资本而言,利益才是主题,其他都是韭菜。小资本是中资本的韭菜,中资本是大资本的韭菜。

    世界就是大资本,是一座熔炉,无论是你们,还是武者,亦或者朝廷,宗派以及世家等等……对它而言都是韭菜。

    你们不愿意做韭菜,于是举旗跳反,后果便是被世界所驱逐,你们失去了这个圈子,就没有生存下去的生机,只能厚着脸皮回来,结果世界不许,所以你们就怨恨它。

    你们知道打不过世界,于是准备曲线救国,换一种方式。

    既然无法自此融入这个圈子,那就索性破坏它,然后破后而立,趁机加入其中,甚至你们还心怀不轨,想要在之后捅世界一刀,将它瓜分吞噬。

    在你们的主导下,出现了前朝和宗派,他们在你们眼里,一如你们在世界眼里,同样是韭菜而已。

    可惜你们功亏一篑,幽夜候直接掀了你们创立的小圈子,打破了你们本就不结实的规则,于是你们只能再度推出一个朝廷,继续跟宗派对垒,徐徐图之。”

    女孩嘴唇颤抖,她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但也能听出大概,面色隐隐发白:“你到底什么意思?”

    唐云揽过她的柳腰,轻轻碰了下她的脊骨:“我的意思很简单,你们所作所为,都是无用功,你们以为自己是个棋手,其实一直都是韭菜,一直都是棋子,从未改变过。

    因为你们只是藤蔓而不是大树,离开了大树你们会死,这是一个主动被动的问题,你们只想着改变世界,却不曾想着改变自己,到头来依旧会失败。”

    灵根,灵气。

    除非能摆脱这两种根源钳制,否则他们永远不会赢。

    唐云拍拍她肩膀,退后几步,说道:“你是棋子,你们是棋子,宗派世家,朝廷武者皆是棋子,我也是……这一点我知道,很早就知道了。”

    蓦得,他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做出几个口型:“因为,我曾经也是资本的一员。”

    作为一个圈子里的人,唐云一直以来都清楚一个问题:想要加入某个圈子,那在一开始就必须改变自己,这样人家才会接受你,等到融入后再谈更进一步的事情。

    一如明星想要翻身成为资本,一如职员想要升职成为股东……等等等等。

    改变自己,加入圈子,适应规则,提升自己,改变规则,最后才能去尝试……建立规则。

    而修仙者们,第一步忽略,第二步走错,无视第三步,跳过第四步,将第五步跟第六步结合起来一起做。

    这么一系列操作,后果显而易见。

    那就是……没人跟他们玩,同时触怒最上层建立规则的大鳄。

    女孩张了张嘴,愤然道:“纵然你巧舌如簧,也没有翻盘之机。”

    “不,我有。”

    唐云摇摇头:“我一开始就在尝试融入这个世界,加入朝廷是适应这个世界,借助镇武阁修炼是提升自己。

    武院制度等措施是初步的改变,我现在走到最后一步了,而且马上就会成功,一旦成功我就是世界之下,第二号制定规则的人。”

    “一人之下,那又如何?”女孩抬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脸上不自觉露出些许悲哀。

    唐云上前一步,笑着将冥琊递到她手上,凑到她耳畔轻声说道:“本来这已经是极限,可现在有了你们,我就有了一个机会。”

    “什么……”

    “噗!”

    剑锋入体,鲜血溢出,唐云笑容不变,亲昵的捏了捏她的脸蛋:“一个成为……最高的机会。”

    【噬】字符文消失,【元】字符文消失,【幻】字符文消失,【愿】字符文消失,【灵】字符文消失。

    女孩身上的符文越发闪耀,整个人似是被一层琉璃圣光包裹,她只觉自己身如柳絮,未曾反应过来便被唐云送出了秘境。

    【噬】【元】【幻】

    【愿】【灵】【生】

    【空】【道】【死】

    女孩刚飞出秘境,就仿佛是一颗石子丢进了水潭,本就狼藉一片的京城,在这一刻再度被波及。

    天穹陡转,仿若天神发怒,雷云滚滚在霎时间汇聚成一个漩涡,密集的闪电噼啪闪烁不停,嘶吼的狂风以席卷天下之势吹拂过境,地面开始崩裂,塌陷。

    一如……世界末日降临。

    “咳咳咳……”唐云拭去唇边的鲜血,没有符文的加持,他明显察觉到自己虚弱了很多,不过不用怕。

    他盯着悬在空中,发出歇斯底里惨叫的女孩,喃喃道:“想要战胜最顶端的资本,想要成为制定规则的人……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的,就算有机会给你,你也要有倾尽一切豪赌的勇气。”

    君不知美股都他么熔断N次了,受到波及的股民数不胜数,下到韭菜

296:似曾相识,冥顽不灵(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