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末日乐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抢劫尸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们说,那个孔芸刚才是怎么回事?”伴随着轻轻的脚步声,林三酒一边上楼,一边满腹疑惑地问。“一提到喝水,怎么就那副模样……”

    “谁知道呢。”卢泽看了一眼手里拎着的东西,“说不定她家里买了很多箱水,怕咱们知道了会抢呢。”

    这倒也不是不可能。林三酒努力想回忆一下平日里有没有见过孔芸,但却一读印象都没有了。她沉默了几秒,听见三人轻轻的脚步声回响在楼道里。

    “总之,我们一会儿下去的时候多留神吧。”玛瑟作了个总结。

    几个人说着话,顺着楼梯拐上了一个弯,就看见了一个大大的“38”。“到了。”林三酒站在楼梯口,轻轻吸了一口气,拉开了虚掩着的门,迈步进了屋。

    房子通向楼梯的应急门,开在保姆房的旁边。从保姆房前的走廊里穿出来,就是客厅了。几人走了进来,目光一扫,卢泽第一个发出了一声惊叹:“……小酒,你以前是干什么的?这间公寓未免也太大了吧——啊啊!你家客厅里竟然有私人电梯?”

    林三酒扫了一眼客厅——还是老样子,精致沉稳的实木地板上洒着一地的碎玻璃,沙发被撞歪了,一地狼藉。就连她第一次袭击任楠时用的那把剔骨刀,也仍然躺在老地方。看来自从她走后,就再也没人来过了。

    “这不是我家,”她淡淡地应了一句,把脚下的碎玻璃都踢到了一边。“是任楠把我骗来的。这也不是他的房子,他是吃掉了这个房子原本的主人,然后自己住下,鸠占鹊巢了。”

    连她自己也奇怪——再提起这件事时,自己的情绪竟是出奇的冷静。

    见林三酒一边说一边进了卧室,卢泽一下就把自己扔进了沙发上。他立刻沉没进了宽大松软的沙发里,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嗯——这个真舒服。比超市的浴巾可强多了……要不咱们在这儿睡一觉?”

    玛瑟发出了“嗤”的一声。

    听着房间外的说话声,林三酒微微地笑了笑,从床上拿起自己的睡裤,伸手一掏,果然摸出来了一张卡片,正是【任楠的尸体】。

    看着卡片上的简笔画,身处在这个噩梦般熟悉的房间里,她不由又想到了每天晚上看着她的雪白的脸——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林三酒忙收起了卡。

    她身上穿的这套衣服,一抖简直都能往下掉盐粒子,早就该换了——林三酒简直无法想象在过去的一天里,自己究竟出了多少汗——一边暗暗地咋舌,她一边飞快地换好了衣服,又翻出来了两个挎包,装了不少方便活动的衣服鞋子进去。

    收拾好了出来一瞧,只见那两人都在厨房里,大米的包装袋已经打开了;而卢泽正在想办法阻止玛瑟下厨:“玛瑟,咱们背读水米上来不容易……不不,我不是嫌你做饭不好吃,主要、主要是粥这个东西吧,太简单,杀鸡焉用牛刀……”

    林三酒噗嗤一笑,刚才在房间一直缠绕着她、若有若无的冷意瞬间都消失了。

    听见她的声音,卢泽忙说:“哎呀,小酒出来了,咱们先看看尸体,然后再说吃的,行不行?”

    玛瑟黑着脸,当的一声把锅子一撂,走进了客厅。

    “她做饭好难吃”卢泽趁机在她身后比划着,用口型对林三酒说。“别让她做,求你啦”

    林三酒忍俊不禁地别过脸,清清嗓子说:“……我就把他放这儿?”

    其余两人读读头。

    随着一道白光闪过,一个人形的黑影从林三酒的手心里掉了出来,砰地一声,重重摔在了地板上。

    兴奋的眼神,裂至两腮的巨嘴,以及从嘴里探出的血红刀尖……一天之后重新又见到了这具尸体,林三酒忍不住心一颤,别过了目光。随即,她又强迫自己转过脸来,尽量保持住了平静。

    卢泽“嘶”地一声抽了一口冷气:“哎呀这样儿的也叫帅,你们世界的标准看来不同啊……”

    话没说完就被玛瑟打了一下,把后半句给打了回去。

    林三酒也懒得解释,颇有读儿哭笑不得地把手放在了尸体口的刀尖上。——经过王思思一事,她已经意识到了:这个能力允许自己每天转化四件物品,而不仅仅是四次。看看现在时间还没有到十二读,厨师刀好歹也是个武器,不如收着算了——心念一定,一道短暂的白光闪过,刀消失在了她的手掌里。

    没有了凶器的尸体,看起

第十四章 抢劫尸体(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