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唐锦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七章 圣人出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宵禁也好,戒严也罢,自然约束不得萧瑀、孔颖达这等身份之人。

    今日秋高气爽,两人相约来到书院后山凉亭之中,享用最新上市的新茶,江山风物尽在眼底,倒也兴致盎然。

    孔颖达从携带的食盒之中取出几样点心,放在亭中石桌之上,邀请萧瑀品尝。

    萧瑀刚刚拈起一块糕点,便闻听到一阵整齐的呼喝之声,扭头去看,正好见到林木掩映之间,半山腰处的一所宽敞院落里有穿着学子装束的青年横竖成列……

    便忍不住摇了摇头,道:“好生生一个书院,搞得军营也似,这般不伦不类,陛下却偏偏听之任之,房二郎这份圣眷,放眼天下可谓无人能及也!”

    言语之中,免不了酸意难耐。

    当年李渊晋阳起兵,秦王李世民率兵攻打薛举之时,曾上门招揽,拿出李渊的书信,萧瑀二话不说便弃隋归唐。“玄武门之变”过后,朝堂上老一辈的臣子尽皆清洗一空,唯有萧瑀始终活动于权力中心。

    即便如此,萧瑀也对于李二陛下对房俊之宠信颇为吃味,这哪里是姑爷?就算是亲儿子也没有这般信任的!

    孔颖达却是不以为然,喝了口茶,吃了一块糕点,搓搓手上的残屑,说道:“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此乃祖宗传下来的法度,学子习文之同时,亦要修习武备,方才是人才培养之道。”

    萧瑀一脸莫名其妙:“自儒家成为正朔,偃武修文便成为主流,您可是儒家正统,如今说出这番话,让天下儒家子弟怎么看?”

    孔颖达愣了一下,无奈道:“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这话可是当年夫子所言,子孙不肖,将祖宗的法度弃之不用,为之奈何?”

    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儒家便主张偃武修文,却浑然忘记了他们的开山鼻祖孔老夫子甚至将射御之术看得与礼乐教化一样重要。孔夫子活着的那个时代,人们都把军事技能的高下,视为一个人是否贤能的标志,所谓“射御足力则贤”!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辈,纵然学问再是如何突出,亦称不得一个“贤”字!

    结果他的徒子徒孙为了压制武将,将文人的地位抬举到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居然将老祖宗的理念弃若敝履……这岂能不让即是天下文宗,又是孔夫子嫡系子孙的孔颖达尴尬?

    萧瑀哈哈一笑,将糕点送入口中咀嚼,再不多言。

    只是半山腰处时不时传来的呼喝之声,令他心中始终惴惴难安……

    吃了糕点,饮了茶水,萧瑀终于忍不住问道:“房二郎这书院当中,施行文武并举之法,学子做学问的同时,亦要修习武备、勤练射御之术,长此以往,岂非文废武兴、倒行逆施?若朝堂之上充斥着披了文人外衣的武夫,恐非是帝国之福也!”

    他终是传统文人,固然不排斥武人,但若是往后朝堂之上的官员动辄拔剑厮杀、血溅五步,却也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武者固然能够开疆辟土、平定天下,但是治理这辽阔的帝国疆域,那还是得文人才行。

    这并非萧瑀愚昧,实在是中原大地久历战火、生灵涂炭,所有人都对武人有着先入为主的误解,认为之所以天下板荡、烽烟四起,正是因为武人作祟、不可遏制造成的。

    若是天下尽皆读书人掌权,大家纵然理念不合亦可对坐论道,何至于刀兵相见、杀人盈野?

    说到底,人们实在是对于南北朝以来的遍地杀戮心有余悸……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唐朝覆亡之后,大宋于遍地狼烟之中立国,汲取了往昔的教训却又矫枉过正,一味的重文抑武,终于养成了一群朝堂之上慷慨激昂、两军阵前一无是处的官僚,空有血性却无杀敌之本领,只能使得神州陆沉、江山破碎。

    张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张;文武弗为也。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第三百三十七章 圣人出世(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