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种仙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 一只花面狸引发的惨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牛角号是魔魇警示,铜号是堡主令号,双号齐响,事态危急。

    仲杳不再装懒,拔腿狂奔,朝山脊另一侧跑去。

    便宜老爸前天上山巡视,今天正是归时。看山上没什么异像,那就是他个人出了问题。

    如果是中了魇气,唯一能指望的人,就是高先生了。

    高先生,名字没谁记得,本是个游方郎中。老堡主,也就是仲杳爷爷时代就在此落户,因为不喜嘈杂,在山脊另一侧结庐而居,算是仲家的客卿。

    高先生也是修士,专长草药针灸,修为不高,医术很高。他在仲家堡呆了快三十年,活人无数,深受仲家上下信赖。

    仲杳经常跑去找高先生,缠着听游历故事,学着读书认字,辨草识药,等于半个学徒。在修行才是正道的人眼里,这自然是贪玩成性,不求上进了。

    仲杳越过山脊不久,一道削痩身影疾步而来。

    素青长衫,背负竹篓,须发稀疏,面容枯瘦,正是高先生。

    “先生!”

    仲杳惊讶的问:“你预先知道我爹要出事?”

    高先生住在几里之外,号声一响,就到了这,真是奇怪。

    看老头手上还握着根竹竿……不,钓竿,仲杳更惊奇了。

    老头是在钓鱼?

    附近没河没水潭啊?

    注意到仲杳的神色,高先生似乎才发现自己握着钓竿。

    他咳了声解释说:“闲来无事,在这折枝做钓竿,正好听到号声。”

    再催促道:“走!”

    仲杳丢开姜太公之类的脑洞,跟着高先生直奔石堡。

    石堡跨山而建,方圆数十亩,外墙、主楼、哨台、钟塔一应俱全,皆是坚固山石筑成,几乎就是座军塞。

    不过此时石壁处处破损,藤蔓密布,高峻的哨台和钟塔也已险危,早就封存不用。就如仲家一族千年生息的写照,从筚路褴褛到强盛一时,终至朽迹初显。

    石堡中心是座浑圆石楼,周长数十丈,高有五层六丈,三层以上才开有狭长小窗,正是仲家聚族而居的主楼。

    主楼门口被无数男女堵住,都是依附仲家的农人、工匠、仆役,算作仲家堡的堡民。

    人人脸上本是张皇之色,见到两人不迭让路,“少堡主”、“高先生”纷纷喊着,安定了许多。

    走过数丈长的石墙夹道,进到圆形天井。

    天井正中的担架躺着个中年,体格魁梧,虬髯如戟,是个粗豪汉子。此时两眼紧闭,脸面发黑。

    这就是仲杳的父亲,堡主仲至正。

    仲至正被四根木棍加层层绳索成井字缚住,四个健壮族卫按着木棍,像防备魔怪一样紧张。

    另两人是随仲至正出巡的族卫,正在向仲长老讲述。

    “一早小乙忽然发作,咬住大壮的脖子。”

    “堡主震开小乙,大壮却咬上堡主肩头。”

    “堡主初时还无事,把小乙和大壮绑在树上,说回来叫人料理。”

    “只走了半里路,堡主就倒下了。”

    天井里还围着数十人,纷纷抽凉气,说这魇气竟然如此猛烈。

    仲杳和高先生一到,人们纷纷投来目光。

    绳索啪啪碎裂,木棍喀喇折断,仲至正忽然如僵尸般立起。衣衫下肌肉贲张,穿出根根尖刺,脸上泛起鳞片般的黑光。

    他两眼发红,歪嘴龇牙,嘴角溢出黑涎,嗬嗬低吼。

    脚下踩碎一圈地砖,仲至正冲向高先生和仲杳。

    众人失声惊呼,大部分后退,一些人上前。

    一道淡白气劲掠出,击在仲至正肩头,打得他侧飞出去。

    虚影闪过,铿锵剑鸣,剑背在仲至正身上连拍数下。

    仲至正还没倒地就飞回担架,四肢绵软,再也动弹不得。

    虚影凝实,正是仲长老。

    众人惊魂未定,纷纷唏嘘,中了魇气就是这般景象,也称魇变。

    仲杳倒没被吓住,七年前他见过的景象更加恐怖。

    “杳……杳儿……”

    仲至正身上的异状消失,还恢复了些神智。

    仲杳正要上前,高先生说:“魇气未散,不能靠近。”

    他只好退后,手肘忽被柔荑握住,转头对上一双凤目。

    季小竹关切的看着他,眼中送来暖暖慰籍。

    高先生卸下背篓,上前查看,接着族卫的话说:“你们都是修士,便是被魇气侵蚀,也不可能转瞬魇变。”

    “仲堡主是炼气宗师,体格强壮,血气充盈。些许魇气,不至于侵彻心肺,直抵魂魄,定是另有蹊跷。”

    “对了,你们有没有吃过野物,喝过死水?”

    两个族卫脸色煞白,结巴起来。

    “昨、昨晚逮到一只花面狸,烤、烤来吃了。”

    “就在山神庙外逮的,应该、应该没问题吧。”

    众人哗然,那只花面狸显然有问题。

    仲长老喝问:“若是狸有问题,为何你们没事?”

    族卫甲说:“我有些下痢,没吃。”

    族卫乙说:“家里养猫,不忍心吃。”

三 一只花面狸引发的惨剧(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