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种仙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十一 藤妖疑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又是晨光大亮时,距离仲家堡三四里外,山脚下的水潭边,仲杳吞着口水,努力压住挖块土往嘴里送的冲动。

    周围还有十多个人,仲长老、季小竹、仲善存都在,其他则是精选的族卫。人人仗剑屏息,严阵以待。

    藤妖是迫在眉睫的威胁,仲长老本想等仲家另一个人到了再动手,那也是个炼气宗师,奈何她还远在杜国,只能硬着头皮上。

    两个族卫合力将一块大石扔进水潭,直到涟漪平复,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仲长老皱眉道:“两日来没有一丝动静,莫非是跑了?”

    仲善存说:“水位降了至少一半,那只藤妖应该藏不住吧。以前我们经常来玩水,也就十来尺深而已。”

    想到那会藤妖就在脚下,英武少年的脸色也变得难看。

    季小竹回头看看,深十多尺,宽五六尺的长沟自石堡延伸而来,接入水潭,她摇头说:“就算水位没降,也藏不住那只妖怪。”

    仲杳蹲下,从水里捞起一把淤土:“高先生教过我闻土辨气的法门,我试试。”

    他把土凑到嘴边,像嗅花蜜般抽动鼻子,其实是借着遮掩催动九土真气,吸了几缕入嘴。

    吃个土也得考演技,他真是太难了。

    【仲家堡潭土,无所属,乡土之一,二转所需。】

    跟着信息之后,还有“一钱/一百斤”的提示。

    卧槽,得吃一百斤!?

    仲杳暗骂,一转的时候,吃得最多的稷土也不过二十斤啊。

    想起前天吃的井土,意念一转,井土的提示刷出来,果然也是一百斤。不过前面的数字是十七斤,是他跟藤妖在井里缠斗时吃下的。

    祠土墓土之类有特别意义的土一口就行,这种纯自然的土就有量的要求了。

    算了,一百斤就一百斤吧,反正二转后每天可以吃十倍于以前的土。

    被若干道视线烧灼着,他不敢再吃,继续装作嗅土,暗中将九土真气输入地下。

    鱼苗游弋、螃蟹爬动、蚯蚓钻掘、水草飘摇,水潭中无数细节在仲杳心中呈现,每一缕细节就如一条波纹,荡动间将水潭之下的景象勾勒出来。

    这个能力真是神技,就跟雷达一样。

    仲杳将神念沉到更深处,立刻有了发现。

    再查探片刻,确认无误,仲杳起身,心痛的丢下泥土,指着水潭某处说:“下去两个人,把水底的东西拉上来。”

    见众人吃惊,他解释说:“藤妖不在这了,我很确定。”

    仲善存当仁不让,带着一个族卫下水,没一会两人就出了水,拖着粗如手臂的枝条。

    是藤妖的枝条,不过皮枯茎裂,显然已经死了。

    这肯定不是藤妖的真身,只是弃掉的部分。

    “水下有个洞!”

    仲善存说:“很深,不知道通往哪里。”

    众人同时转头,看向东面。

    水潭之外是杂草丛生的荒地,一两里外,水声涛涛,正是条河。

    那条河与贯山同名,叫“贯水”,不过大家更习惯叫灰河。

    “几百年前,这里还是灰河的河床。”

    仲长老恍然道:“藤妖竟是自河里来的!”

    仲杳打了个响指:“走!”

    乡土里的“河土”也有着落了……

    这条河也是仲家堡的生息之河,因为河水浑浊,一年四季都是铅灰般的水色,所以有了这个名字。

    灰河不大,初春时最宽处也不过百来丈。按仲长老的说法,几百年前的灰河是条大河,至少有现在的三倍宽。

    仲杳在河边故技重施,吃下一钱河土,要求的量还是一百斤。

    他尝试感应,这次失败了。水气太丰沛,冲乱了土气,完全搞不清河里的状况。

    “找人在河边、水潭边,还有祠堂的井里挖土,各要至少二百斤。”

    仲杳交代仲善存:“带回外书房,我要细细辨别,搞清楚藤妖的情况。”

    仲善存拱手:“尊令!”

    当堡主就是好啊,一声吩咐就有土吃了。

    季小竹和仲长老也没露出意外之色,有高先生背锅真好,再怪异的事情也没人怀疑。

    不过当着大家吃土就不是怪异,而是骇异了,这锅高先生也背不了。

    季小竹还是忍不住道:“怪不得你总是动不动就趴地上呢,原来跟高先生学了这么奇怪的本事,就不怕别人笑话?”

    仲杳把手掌竖脑袋上,对着季小竹叫道:“汪汪!”

    少女噗嗤笑着,拍掉他的手:“不许这么轻贱自己!”

    仲长老苦口婆心的劝谏:“这法门虽然巧妙,总是微末之技,修为才是最重要的,堡主可不要偏废啊。”

    仲杳面上应着,心说你若是看到我吃土,岂不是要当场脑溢血。

    剿灭藤妖行动就此结束,虎头蛇尾的没什么收获,大家却如释重负,藤妖应该是跑掉了。

    回到仲家堡,原本满目青绿的爬山虎已变作枯黄枝条,挂在外墙、石楼、哨台和钟楼上,让石堡充满了萧瑟之气。

    堡民和仆役们架着梯子,举着长杆清理枝条,远远还听到仲至重吆喝:“钟楼那边别管,当心弄塌了!”

    钟楼在石堡西面,有十多丈高,破损不堪,早已封闭。

    仲杳扫视石堡,心里疑云未散。

    总觉得那藤妖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奇怪在哪里,可

十一 藤妖疑云(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