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宿主总想黑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荒漠奇冤(5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明艳被两个保镖扶了回来,她没想到自己被一个小小的女孩儿给骗了,她什么时候醒的都不知道,实在丢脸至极。

    他们这边的意思是,先将书骗来,孩子不给。

    原云柯这边士气高涨,她检查了黎蓁蓁发现她并没有受伤,抱着她感到劫后余生的感觉。“妈妈刚才骗他们的,你是我最宝贝的女儿,唯一的女儿。”

    “我知道,妈妈不会不要我的。”黎蓁蓁笑着说,“妈妈别难过,我相信你。你看你教我的东西我都用上了,我厉不厉害?”

    原来黎蓁蓁从上面掉下来就一直在装晕,这是原云柯教给她的呼吸方法,有功夫的人也看不出破绽,这一装就是好几个小时,也是够厉害的了。

    “厉害,太厉害了。”原云柯感到十分自豪,觉得自己的教的太好了。

    事情急转直下,秦道清遥遥对那边喊道:“黎老,现在孩子和东西都在我们这边,您怎么看,总不能这么僵持下去,这里终究不能长久,怕您的身体受不住。”

    黎桑青穿着东北的貂绒大袄,依旧能看得出来他微颤的双手。这老头子坚持不了多久,应该很快便会发难。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黎桑青阴沉的双眼看着那母女俩,“柯瑶,你识相些就赶紧带着孩子过来,我给你留一条性命,如若不然你们都要死在这里。你知道我能办到,你别逼我。”

    “当然相信了,你们筹划了这么多年,一旦事情功亏一篑可不是要疯球吗。这个我倒是可以理解,不过我也把话撂在这里,蓁蓁你休想动一根汗毛,你敢动有,我就敢弑父。”

    原云柯依旧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生气,更气人的还在后面。

    “大逆不道!”黎兆祥骂道,“白养你这么多年,这么恶毒的话你都能说的出口,你会遭天谴的!”

    看着黎兆祥不淡定的样子,原云柯笑了。

    看来真的很着急啊。

    “看看你们虚伪的样子有可笑,你们不觉得自己羞耻吗。”原云柯说出这句话突然觉得很无趣,跟一帮无情无义的狗男人说这些无疑是对牛弹琴,无聊至极。

    “算了,我们先不谈这个,先谈谈秋莎?宋千?谭冰……还是你们的幌子黎万里吧,黎万里是你们罪恶开始的源头,是不是?”

    黎桑青远远和原云柯对视着,幽深的眸光一闪,“你什么都知道了……你怎么知道的?”

    说实话他是不愿意相信她通过一些零星的线索推断出整个事情的脉络,这岂不是成精了,还是说黎万里的孩子确实天赋异禀?

    这么一想就更气了。

    “你不是我的女儿,这你早就知道了吧。”

    “当然,我这么好看,跟你们不出挑的长相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蒋青羽忍不住笑出声,“深以为然。”

    黎桑青早就被气习惯了,此时他确定原云柯知道的东西比他想象的多,细思极恐。他哼了一声,“你就是这么怀疑起来的?”

    “我早就怀疑了,通过我娘留下的线索,我到了老,找到了线索,又通过线索找到了老教堂。我看到了秋莎画像的一刹那许多事就豁然开朗了。不光是这些……”她看了看黎桑青身后的黎兆祥,“你那两个儿子的内斗,我也看出些许眉目来。所谓‘渔翁得利’就是我这个样子。”

    黎桑青脸色难看起来,两个儿子的内斗是他最深的痛,碰不得。

    王思娣尖着嗓子说道:“你什么意思,他们什么时候内斗了?”她像抓住什么要紧的线索,又道:“你是说我丈夫的死是……”

    “别听她胡说八道!”黎桑青喝道,“兆彤是意外,兄弟间吵架有什么相干,谁家兄弟不吵架,她这是像混淆视听。”

    黎桑青死死盯着那个气人的女人,“你说的不错,你不是我的女儿,你是黎万里和秋莎的女儿,你算是我的侄女,和女儿也不差什么。”

    秦道清突然笑了,他拍了两下手道:“好一个和女儿也不差什么,听了就觉得好笑。黎老您说这话不觉得亏心吗,是谁将他放到地窖一年之久,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些话来,你对的你你大哥吗!”

    “我对得起!”

    黎桑青头上的青筋暴起,手不住地颤抖着,“是他背叛了祖宗,背叛了黎家!”他一双盛满恨意的眼睛死死盯着原云柯,“黎万里是懦夫,他不配姓黎!他居然想放下一切和那个外国女人出国逍遥,他还想带走你……不管黎家前途,这样人不配做黎家子孙。”

    原来竟然是这样,原云柯心头竟然涌出一股暖流,终于看到点附和人性的东西了。

    秦道清听了更怒了,“你是不是有病!人家要和妻女一起出国怎么了,难道抛弃妻女才算英雄好汉,你对正常人有什么误解!?”

    “你懂个屁!”对于秦家人在这里指手画脚黎桑青非常反感,他用讥诮的语气说,“你也算是秦家的接班人了,我请问你,你愿意放弃秦家的所有和黎柯瑶出国吗?你不怕你父亲打断你的腿吗!”

    “我当然愿意了,我爸说我要是能娶上媳妇,他愿意将家产捐给国家。”秦道清挑衅地说出这番震惊四座的话。

    原云柯愣了愣,当机立断转移话题,“所以您的意思是我们一家对不起你,这也是我父亲失踪的原因,也就是说我父亲是被你害死的对不对!”

    “我没害他,是他自己寻了短见而已。”黎桑青微微垂眸,似乎并不想回忆,“是他自己想不开,在这里抹了脖子。”

    逼死黎万里是他不想回忆的事,万不得已他不会走到这一步,他也有满腹的委屈不能与人说。

    原云柯却不想放过他,“您不想说就让我猜一下吧,也许当时您真的不想杀他,毕竟黎万里是黎家的招牌,他本身的能力能够让黎家坐稳洛北第一家的宝座,万不得已你不会动他。除非——”

    她死死盯着黎桑

荒漠奇冤(56) (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