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到明朝做昏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九二章 我张余字退之,可我不会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反过来也是一样的,一旦朱由校任命的官员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上,自己就会用内务府的人员来平衡他们。

    站在官场的角度上来说,平衡这两个字是永远都逃不过去的。

    安排好了方正化晋内务府的官选司,朱由校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内务府那边也算走上了正轨。

    不过还是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关于内务府人员的选取问题。虽然是要通过考核来决定的,但这并不是一个公平的选拔,而是一个充满政治倾向的选拔。

    这个锅就要自己的老丈人张国纪来背了。

    伸手慢慢的敲打着桌面,朱由校在琢磨着该怎么让自己的国丈同意这件事情,自己有可能需要想一点办法。

    自己的那个国丈,虽然为人怯懦、无能还贪腐,但是他不傻,什么事情不好干他也知道。

    至于想什么办法……要不给自己的老丈人安排一个人?

    这是一个好主意吧,回头自己好好琢磨琢磨。

    与此同时,京师的一个客栈之中,有两个人正在谈话。

    其中是一个身材瘦小的青年人,此时一脸的颓废,坐在椅子上喝着酒,有些迟疑的说道:“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了吗?”

    这句话,青年人是对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说的。

    在他对面坐着的依旧是一个年轻人,相比较来说有一些胖,面容清秀,身材壮硕,十分精神的感觉。

    听了他的话,男人笑着说道:“没有什么再考虑的必要了。我不想再试了,连续考了几次了,没有一次成过。”

    “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人这一生有几个三年?说着男子自嘲的笑了笑。

    “退之,何至于此?这一次又怎么能不是一个机会呢?”瘦小的男人言真意切的说道:“科举之路不通,我们可以走别的路,没有必要如此的。”

    被称为退之的男人,脸上带着苦笑,抬起头,看着瘦小的男人无奈的说道:“长庚,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并不是我们的学问不好,而是我们的站队不对,这天下不会给我们出路的。”

    被称为长庚的男人一愣,有些迟疑的问道:“退之何必如此说?”

    “我们信的是谁?我们信的是张载,学的是关学。朝堂上的人没人会给我们机会,我们可以考中举人,但是绝对不会考中进士。这一点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退之如同一个梦醒之人,似乎已经认清了自己的位置。

    “不是我们人不行,而是我们信错了学问,我们学错了学问。之前的科举一样,现在的内务府也一样,再说内务府是什么?那只是陛下的家奴,哪里有出头之地?我们读圣贤书这么多年,真的就只想去给皇家做一个家奴?”退之说完,大口的喝着酒。

    抬起头看着退之,长庚定定的说道:“没有人要去考内务府,而且我们也没有信错学问,我们也没有学错学问。如果有错的话,那错的也是我们,错的是这个世道,绝对不是我们的学问!”

    正在气氛有一些剑拔弩张的时候,外面突然闯进来一个人,他脚步匆匆,面带喜色。

    见到两个人的气氛不对,来人脸上的喜色退去,想要说的话也咽了下去。

    他略微有些迟疑,然后转头看向长庚问道:“二弟,怎么了?你怎么又和退之吵起来了?你说你们两个吵了多少次了?怎么就没完了呢?”

    “大哥,退之要离开。”长庚叹了一口气说道。

    听了这话之后,大哥也陷入了沉默,脸上的表情虽然有些迟疑,不过还是转头看着退之,劝慰着说道:“何至于此?朝廷已经在改变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能看出来什么?之前是理学,现在是心学,能有什么不一样?”

    “他们有包容并蓄的胸襟吗?他们没有,他们一样会做之前那些人做过的事情,我们一样没有出头的机会。”退之义愤填膺的说道。

    随后转头看了两人一眼,退之直言道:“你宋应升,你宋应星,你们兄弟二人从小一起读书,勤奋异于常人,天赋异于常人,早早的就考上了秀才,早早的就考中了举人,可是结果呢?”

    “很多时候学问做得好,没有用,路走不通。”

    “我张余,张退之,不一样是从小读书?经书子集,我什么不懂?四书五经,我什么不通?可是那又如何?”

    “一心报国却报国无门,不就是因为我们学了关学;不就是我们不是他们的人,不信他们那一套吗?”

    宋应星看着张余,沉声说道:“我反而觉得这一次是机会。”

    张余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坐到了一边不再开口了,显然没有再继续和两个人说话的意

第一九二章 我张余字退之,可我不会退!(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