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契之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二章 那兽悲愤嘶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高高举起手中的朴刀,夏萧一刀下去,将响尾蛇斩成两半。它粗壮的身躯弹动两下,狰狞的扭动起来,蛇头大张,想咬向夏萧,可被他一刀挑飞。
随之,跪在地上的杨兴身体抽搐,惨叫起来,胸口有古老的契文浮现。
“啊——”
杨兴额头和脖颈间的青筋膨胀,面孔瞬间涨红。他的身体似被撕裂,掌握的土行元气逐渐被剥离。那种感觉,犹如被活生生撕掉手臂,痛苦不堪。
喘息声混乱,客卿满是凶光的双眼瞪着夏萧,他没想到夏萧既然真的下了死手。该死!该死!
胸口的契文开始晃动,引得元气糟乱,朱达四人惊愕不已。这股气息已超过尊境幼龄,若是杨兴想,它随时会爆炸,他们都得死。可看夏萧,他还是站在原地,毫不意外,无比冷静。他似乎知道杨兴不敢自爆,他没那个胆量。
砰——
呈圆形的契文破开一道裂痕,随之,他背后出现一棵飘渺的元气之树。树木仅有一米,可树皮如岩块,坚不可摧。此时岩块齐刷刷的掉落,像之前神威之树的树皮。
“啊——”
惨叫声中,客卿面孔龟裂,其中闪着离它而去的土行元气。訇然一声下,一股气浪散开,引得众人趴下身。可四周再无任何东西可令其摧残,因为都被舒霜的力量摧毁。
元气之树破裂,客卿瘫在地上,气息萎靡,算是废了!
护在舒霜身前的夏萧后甩朴刀,将气浪斩开,而后扶起舒霜。后者虽然使用了那股力量,可和前两次不同,没有晕倒,但也十分虚弱。
右眼中散发的蓝色元气只剩最后一缕,当其消散时,舒霜眼中的恨意逐渐恢复为平日的柔和。
“坐一会。”
舒霜坐在神威古树的树皮上,看着夏萧从背包里掏出一颗止疼药,然后咽下。朴刀指地,夏萧浑身环绕起凌冽寒气。
“你们全都得死!”
若是五分钟前夏萧说这话,他们只会嘲笑,觉得他不知天高地厚,可现在四人面面相觑,不知动手还是撤走。其实他们心里清楚,从出现的那一刻起,他们便没了退路。但能打赢吗?夏萧和舒霜刚才,不用一分钟的时间,便击败一位尊境幼龄的强者,而且他们也都受伤!
朱达作为这支小队的核心人物,感觉到其他三人的畏惧后,故意提高胆子,道:
“夏萧,少装神弄鬼,现在这死丫头也用尽力气,你还有什么招数?”
说罢,朱达身边的岩爪熊双手朝地,握起两块数米大的岩石,扔向夏萧。
“哼!”
两块岩石的缝隙中,夏萧双眼冰冷肃杀,浑身元气收于朴刀,斩出两道猩红气浪,令高速前来的岩石停在空中,碎成四块。
“唳——”
一声狂躁洪亮的暴唳令准备进攻的朱达四人待在原地,这声怒鸣中的波动,已至四阶荒兽!
“抓紧时间!”
如果没有五行克制,他们四人难以斗过四阶荒兽,所以朝夏萧射来。可身侧袭来的风,令他们行动艰难。
朱达觉得不好,风中有木行元气,所来荒兽乃木行,正好克制他的岩爪熊。看来今天这场战斗,悬了!
再次望向夏萧,后者淡定的恐怖,似乎一切都已预料。莫非他一开始往这边跑就是因为这边有荒兽?不可能!朱达立即否定,夏萧才凝种境,如果有那种能力,那他朱家,就真的难逃毁灭。
步伐稳健,夏萧躲过朱达的攻击,而后彬管事一掌轰来,却被大风吹偏。
彬管事心头一寒,现在他离夏萧不过一米,只要他竖起朴刀,便能将自己斩杀于此。可这阵风犹如龙兽,在这片树木被夷平的区域肆无忌惮的吹袭,夏萧只有将朴刀插入地中,才不至于被吹走。
“唳——”
嘶鸣如鹰也如狮,遁声而去,只见一棵神威古树上,一头骁勇狮鹫正四爪抓树,朝这边探来尖锐的目光,那对冰冷的眸子,给众人一股发自内心的畏惧。
风停刹那,夏萧起身,和舒霜朝三公里外跑去。那边有树木和掩体,要安全一些。
该死!
朱达骂了一声,当即迸发出元气,眨眼闪至夏萧身后。他有尊境幼龄的磅礴元气,夏萧根本跑不过他。可在朱达轰拳时,夏萧当即转身,朴刀挡在身前。
窄窄的朴刀有着超乎表面的坚硬,虽挡不住朱达的元气,可能将其拳上的力道挡住。修炼土行元气的人,最擅长力量,不能被其直接碰到,否则就会像在龙岗一样,险些一命呜呼。现在这地危机四伏

第六十二章 那兽悲愤嘶鸣(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