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玩家凶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冤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枯如树皮的皮肤渐渐滋润起来,连同身上的毛发一起闪烁着光泽。

    如果它的身躯没有腐朽,如果它的灵智还未泯灭,它一定会狂笑着哭泣。

    可惜,那张黑黢黢的脸上,既没有泪,也没有笑。

    蓦然,正咀嚼着脏器的黑僵嗅到了生人气息,它猛地抬起头,看向盘山公路石壁上方的那片树林。

    刷拉拉,李昂从憧憧树影间走了出来,跃下石壁,站在公路上。

    他靠着面具削弱存在感的功能,已经在树林里隐匿偷窥了十几分钟,静默注视着黑僵完成了它的复仇。

    “冤有头,债有主,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李昂也不管黑僵听不听得懂,平静说道:“僵尸集天地怨气晦气阴气而生,以怨愤为力,以血肉为食。我不拦着你报仇,但冤仇既已勾销,是时候上路了。”

    黑僵一言不发,报之以沉默。

    一人一尸在夜幕下静穆对峙,撞在石桩上、正冒着轻烟的小货车似乎终于支撑不住,车头灯忽闪忽闪,渐渐转暗。

    在车灯熄灭的一瞬间,黑僵动了。

    它的身影形同鬼魅,步伐一跨,轻飘飘地越过了十数米的距离,闪至李昂身前,一爪挥出。

    狭长指甲切割空气,发出尖利的倏倏破空声,早有准备的李昂双脚如同铸铁一般扎在地面,上半身挺直似板,向后仰去,

    以铁板横桥躲过爪击的李昂没等起身,就抄起装有钢珠子弹的短管霰弹枪,斜斜朝着黑僵的胸膛开了一枪。

    枪声轰鸣,弹丸迸射,饶是僵尸有遍体黑毛防护,也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冲击力轰得倒退数步。

    李昂接着挺身而起的空隙,更换子弹,看也不看朝着黑僵又是一发霰弹。

    钢珠飞射而出,彻底打烂了黑僵身上的寿衣,却被那堆杂乱无章的黑色长毛所阻滞,难以再进。

    李昂飞快地更换子弹,一边开枪一边后撤,三两步闪入树林,隐匿不见。

    黑僵猛踏地面,小而朴素的寿鞋在水泥地表上踩出碗大坑洼,身形如离弦之箭,蹿入林间。

    林中树叶繁茂,枝杈横生,昏暗无光,寂静无声。

    僵尸踩踏在松软的枯叶堆上,张合鼻翼,轻嗅气息。

    骤然间,僵尸猛地抬起头颅,却看见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正是刚才一直趴伏在十数米高树梢上的李昂。

    李昂一路下坠,右手持斧,左手持枪,接着重力之势,一斧头狠狠劈向黑僵的天灵盖。

    电光火石之间,黑僵只来得及抬起左臂,挡在身前。

    优质420钢材打造的野营斧坚韧而锋利,弧形斧刃肆无忌惮地撕裂表层黑毛,凿入僵尸收缩枯萎的手臂,在手臂桡骨上留下深邃创口。

    还未等黑僵有所动作,踩踏在松软落叶堆上的李昂已经站稳身形,左手把持短管霰弹枪,将枪口直接抵在了黑僵左臂尺骨部位下方。

    李昂扣动扳机,只听“砰”的沉闷一声,密密麻麻的钢珠嵌在了僵尸手臂的黑毛上。

    那些材质不明的黑色毛发固然能抵挡削弱子弹的冲击力,但在如此近的距离,霰弹枪子弹依旧将黑僵的左臂骨骼打成粉碎,

    整条手臂像橡皮泥一样,耷拉下去。

    左臂上的黑色长毛随风摆荡,试图勾住斧刃,但是镀着防腐放氧化涂层的不锈钢斧刃如同拔吊无情的渣男,轻轻松松挣脱了黑毛束缚。

    李昂抽斧,又是一记斜劈,裹挟风势,狠狠斩在黑僵的脖颈处。

第二十章 冤仇(2/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